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冥王绝宠,暴戾王妃嘎嘎乱杀
冥王绝宠,暴戾王妃嘎嘎乱杀

冥王绝宠,暴戾王妃嘎嘎乱杀 妖染蔷薇 著

连载中 苏卿沫许景言 冥王 暴戾 王妃

更新时间:2023-11-14 16:18:46
苏卿沫22世纪的特种军医,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根银针行天下。一次任务被对手的一立方炸药,直接轰成了渣渣。再次醒来,成了书里活不过一集的炮灰。渣爹爱面子,她手拿一串‘糖葫芦’,扒下渣爹伪善的面目。继母面甜心苦,反手送她个斩首套餐。继妹白莲,送她个毒药下饭。本想搞搞事业,一人独美。谁知一次救人,被冷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说干就干。

苏卿沫记得,她原来的医药空间里储存了大量的物资,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两个空间融合后,地方不止大了一倍,还把她原有的物资单独放了一个小屋。

两个小屋一南一北遥遥相望。

而药材种植地被安排到了后院。

布局比原来更加的合理。

【一一,给我找找有什么能用的,把这几个人串在一起。】

就像流放的犯人在押解的路上,都被押差串在一起,一个连着一个,那是普通的绳子,但流放犯的手上脚上都有镣铐。

苏卿沫可没有那玩意。

所以,她要的可不是普通的绳子,而是既牢固又不妨碍走路的东西。

虽然喂了药,她也对她的药绝对自信,但也得防着个万一。

要是有人来个刺杀,想要来个死无对证,那不是白瞎啦!

狗急跳墙啊!

苏卿沫做事,永远要做到周全。

没有万一。

【好嘞,主人,我找找哈!】

一一撅着小**,脑门上顶着一个小啾啾,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

空间升级后,一一也升级了。

如今他不仅有了实体,还成了一个三岁的小娃娃,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出空间。

即使这样,一一都很满足了。

小短腿在空间里一阵倒腾,小脸红扑扑的,嘴角咧开一抹弧度,【主人,找到了,这是天蚕丝,有一次你出任务,在对手那里得来的,当下正好用。】

【我还找到一个好玩意,这玩意相当于现代的防弹衣,把这玩意穿在他们的身上,就不怕有人下黑手了。】

苏卿沫手一伸,天蚕丝制成的一根长绳出现在她的手中,她拉了拉试了试它的坚固程度,满意的点了点头。

三下五除二,把那类似于防弹衣的东西套在这些人的身上,再把几人串成一串糖葫芦,把绳头握在自己的手中。

满意的点点头。

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红色的信号弹。

这是龙门专用的信号弹。

谢语鸢存储在空间里的。

苏卿沫看着这抹红色,心中微微一叹。

原主从小被送入相国寺,虽然一直很低调,但从小就知道要想活着得有本事。

可以藏拙,但不能真的蠢。

这副身体也有很好的身手,只是双拳难敌四手,不然也撑不到苏卿沫穿书过来,原主早就死翘翘了。

苏卿沫手握信号弹,眼神坚定。

那这一切就由她来改写吧!

红色的信号弹冲天而去,一抹黑色浸染了晨曦的微光,龙气冲天,带着不可匹敌之势,在空中炸燃。

点点星芒最终汇聚成一个字,“令。”

玄影令一出,寓意着玄门出世,开启一个全新的盛世。

“玄一接令。”

“玄二接令。”

“玄三接令。”

“玄四接令。”

“玄五接令。”

“……”

平时蛰伏在各行各业的众人,在看到蔚蓝的天空中,那道漆黑却带着不可匹敌之势的令,眼中露出一抹怀念。

手不自觉的扶上胸口,念出最诚挚的代号。

胸腔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眼里是坚定的光芒。

苏卿沫拍拍手,拉着一串‘糖葫芦’吆喝一声,“走啰,好戏开场。”

在书里,也就是今天,苏国公在得知原主死后,就上书皇帝,告诉皇帝这个噩耗,意在解除原主和冥王的婚约。

他已经和二皇子约好,原主一死,那么原主母亲留下的嫁妆就真正属于苏国公了。

想要夺得皇位,钱是必不可少的运作手段。

而苏国公愿意成为二皇子的钱袋子,支持二皇子夺皇位。

事成之后,让国公府二小姐登临凤位。

按照原书里的剧情,确实是这样的。

在原主死后,苏国公在皇帝面前一阵哭诉,说不能耽搁了冥王的婚配,两人解除婚约。

皇帝感动于苏国公,嫡女都去世了,还能先想到皇家,所以也就同意了他的提议,还赏赐了很多东西。

更加奠定了苏国公的地位。

苏卿沫挑眉讥笑,如今她来了,苏国公的算盘珠子要崩了,到时候一把年纪,别哭才好。

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面子被放在地上踩,也不知是何滋味。

但他越痛苦,苏卿沫就越开心。

这中间可隔着两条人命呢!

哪那么容易让他舒坦。

越想抓住的,越抓不住,才痛苦!

苏卿沫闲庭信步,一手拉着天蚕丝的一端,一手拎着手中的长剑。

如墨般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眼眸冷冽如同雪山上的一泓清泉,身上自有一股空灵冷傲的气质。

胸前贯穿的长箭没有减弱她的美,反而增添了一抹诡异的气质,莫名的有吸引力。

城门前,男子一身玄色的锦袍,领口处有些细细的精致花纹,其余地方并没有太多的点缀,却一点没显得朴素,反而有种低调的奢华。

他垂下眼,动了动唇,然后抬起盛满光芒的眸子,脸上染着一抹红晕。

脚步不由自主的靠近那道满是伤痕的人儿,哽咽低喃道,“玄一,参见少主。”

苏卿沫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玄一的面前。

她的脸好像绽放的白玉兰,笑意写在她的脸上,嘴角上扬着美丽的弧度,薄唇轻启道,“我该叫你玄一,亦或者莫问大师?”

相国寺的莫问大师,在十六年前突然到访相国寺,以交流佛法为由,留在了相国寺。

十六年,苏卿沫今年亦是十六岁。

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

一切巧合之事不过都是人为。

原主不清楚,她还是清楚的,这人就算特意伪装过,但人身上独特的气味,和一些小动作是无法改变的。

玄一抬眸,如碧波般清澈的眸子,仔细描绘着苏卿沫的五官,像,真的太像了。

脸上洋溢着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属下,即是玄一,亦是莫问,更是少主手中一把最锋利的刀。”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苏卿沫低眸一乐,再抬眸时,嘴角划过一抹荼艳迤逦的笑,“莫问来处,莫问归处,心中自有一块净土。慕叔,好雅兴。”

被调侃了也不恼,慕君年激动的回应道,“唉。”这一声他等待了十六年,他终于等到了,看着苏卿沫身上的伤,漆黑的眼底酝酿着风暴。

“少主,你决定怎么做?”

只要少主一声令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咱们进城,敲登闻鼓,告御状。”

“闹他个天翻地覆。”

欠了她的总得还回来。

小说《冥王绝宠,暴戾王妃嘎嘎乱杀》第3章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冥王小说
  2. 暴戾小说
  3. 王妃小说
  4. 郡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