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她带崽二嫁权臣
重生后她带崽二嫁权臣

重生后她带崽二嫁权臣 果粒橙橙 著

连载中 许雪宁裴珩 重生 权臣 二嫁

更新时间:2024-04-01 19:49:38
许婉宁嫁进城阳侯府二十五年,散尽家财扶持出了一个进士相公、探花儿子。她以为此生圆满,谁知探花儿子是渣男渣女的,亲生儿子早被她赶出侯府,变成一抔黄土,连自己也被磋磨致死!再次重生,许婉宁又重新回到了嫁进侯府的第六年。假儿子得了天花毁容啦?渣男跟白月光闹掰狗咬狗啦?掩住笑意,许婉宁带着御赐圣旨带着儿子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4章

许婉宁心痛,面上却不敢显露:“请刘大夫过去给他看一看。”

青杏气的跺脚,“我去找了,他不肯过去。说要一心照顾小公子,那小厮是死是活是他自己的造化。”

前世许婉宁没关注过狗子,她一心扑在崔庆平身上,自然不知道他也得了天花,还是后来他再次出现,脸因为天花被毁容,许婉宁这才知道他当时也病了。

无人照顾,也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头自己硬抗!

而刘迹身为大夫,不给狗子治病,那只能说,在这场天花之中,刘迹就已经听命杜氏了。

“把那小厮抱到我屋里来。”

红梅愣住了,“少夫人,这,怕是于理不合。”

青杏也说道:“**,姐姐说得对。”

姐妹两个难得一致。

许婉宁笑笑,“没什么合不合的,他不在乎一个小厮的命,可我作为侯府的少夫人,我在乎。抱过来,别让刘迹发现。”

红梅立马照做,偷偷地将狗子抱了过来,红梅按照许婉宁的吩咐,在她的床后台搭了个简易的小床,被前头一张大床和帷幔罩着,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后面还住着一个孩子。

狗子抱过来时,已经烧得面目通红,神志不清了。

许婉宁眼眶发酸,却依然镇定吩咐青杏:“你去把给崔庆平煎的药,端一碗来。一罐倒一点,别让刘迹发现了。”

“红梅,你去打点热水来,给他擦拭身子降温。”

崔庆平怕苦,喝药要么打翻,要么只喝几口,所以同一副药都要煎四罐。

这倒也方便了青杏,每罐子倒一点药汁出来,也没人发现。

狗子听话,哪怕自己高热昏迷,只要许婉宁跟他说,该喝药了,孩子还是听话地张嘴,哪怕苦出了天际,可狗子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孩子可真懂事。”青杏喂好了药,心情都畅快起来。

红梅给狗子擦拭腋窝,也说道:“是啊,这孩子可真懂事。”

“没娘的孩子无人可喊疼,总归会长得快些,心智也成熟些。”许婉宁说。

“**,你瞧,这孩子长得还挺好的。”青杏说道。

红梅将狗子的脸擦得干干净净,如今一张脸呈现在三人的面前,青杏左看右看,“别说,这孩子虽然瘦,却也长得清清秀秀的。”

外头灰蒙蒙的天,许婉宁看狗子的眼神,也灰蒙蒙的。

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烟雾缭绕,是刘迹烧掉字条散冒出的短暂青烟。

回头又摸了摸熟睡中崔庆平的额头,确定他的热度已经退了下,便掖了掖被褥,出去了。

他先是来到了厨房,看了一圈什么事没干又出门,接着又到了外头,四处张望。

“刘大夫是在找人吗?”青杏端着刚用过的残羹冷炙出来。

刘迹连忙摇头,又点头:“啊,是啊。我找小公子身边那个小厮,青杏姑娘看到他了吗?”

“没啊。”青杏也摇摇头:“刘大夫找他做什么?”

“哦,他不是也发热了吗?我现在得空,给他看看。”

“之前还看到他在厨房呢,现在倒没瞧见。我去问问红梅。”

“那就多谢青杏姑娘了。”

“客气什么,我就说嘛,刘大夫医者仁心,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刘大夫出手,那是小厮的造化呢!”青杏这张嘴,甜的跟吃了蜜一样。

刘迹讪讪一笑,未置可否,进了主屋。

青杏望着他的背影,冷笑着进了西厢房,她嘴快,一进去就将事情给说了。

“之前还说不治,这才多久的功夫,就菩萨心肠了?”青杏是不信的。

许婉宁:“中午的饭食是谁送来的?”

青杏亲眼看到了,“是春嬷嬷。”

杜氏身边忠心耿耿的春嬷嬷。

红梅心思细腻,一下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少夫人,是夫人想要害这个孩子?”

许婉宁没说话,望着昏迷不醒的狗子,眼眶都要湿润了。

刘迹都快要把庆丰院给翻过来了,都没找到那小厮的身影。

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夫人不喜欢这个小厮,之前把所有仆人都带出去,唯独留下那小厮,为的就是让那小厮也染上天花,自生自灭。

可谁曾想,夫人派春嬷嬷来送饭,特意给了他一张字条。

夫人改主意了。

不让小厮自生自灭,而是要让他活着,丑陋的活着。

天花一生,护理不当,毁容的比比皆是。

刘迹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孩子,就是请来青杏红梅两个人找,也都徒劳无功。

青杏:“那孩子能跑哪里去?病了都到处乱窜,可把我给累死了。”

红梅:“按理说那孩子应该烧糊涂了吧,肯定是在哪儿晕过去了。”

青杏呀了一声,震惊道,“人不会已经没了吧?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不会动。”

除非尸体烂掉发臭,不然真的找不到。

红梅看向刘迹,刘迹满头大汗。

虚汗。

“二位姑娘,能不能麻烦问问少夫人,现在这可如何是好?”刘迹讪讪地笑:“现在不是我不给那孩子治病,是我找不到那孩子啊!”

许婉宁的回复很快就传给了刘迹。

“一个小厮,死了是他的命该如此。照顾好小公子才是正事。”

刘迹用这话原话回了杜氏,春嬷嬷借着下一次送饭的机会,也给他带来了消息。

“人死了就死了,照顾小公子才是正事。照顾得好,要赏,若有半点差池,要命。”

刘迹终于擦了把虚汗,将字条烧掉之后回头看了看已经退热了的崔庆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热退了之后,小公子就剩下出疹子了,鬼门关就算是踏过来了。

连日来的照看和寻找,让刘迹实在是疲劳,走路都在打飘。

许婉宁见他虚弱,还不忘再三叮嘱他:“可千万要好生照看平哥儿,这疹子若是挠破了,可是要毁容的。”

“少夫人放心,属下不眠不休,也会照顾好小公子。”刘迹脸色发青,眼下浮肿,明显是过度劳累了。

“青杏,煮的人参茶给刘大夫喝一碗。你也要好生照顾你自己,你要是倒下了,平哥儿那儿可就没人看着了。”

“谢过少夫人。”

如今正是靠体力去拼命的时候,参茶可以提升一点气力。

刘迹一饮而尽,回了主屋继续照顾崔庆平。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权臣小说
  3. 二嫁小说
  4. 医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