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白月光她罪不至死
白月光她罪不至死

白月光她罪不至死 念儿不打烊 著

已完结 星辰陆寻舟 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3-12-09 17:37:14
我回来的那一天,陆寻舟为了我,全城放了一整夜的烟火。所有人都说,陆寻舟爱惨了我,我离开的那三年,陆寻舟发了疯般的满世界找我。甚至为了我,留了个替身在身边三年。可后来,为了那个替身,陆寻舟几乎要了我的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失去后才后悔莫及

明白我拒绝的态度,沈丛不再言语。

我挂断电话,到后来,不知道怎么,我竟然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再次睁开眼,是被陆寻舟吵醒的。

陆寻舟似乎喝了酒,胡子拉渣,整个人醉醺醺的,一进门摊在沙发上,衣服鞋子丢了一地。

我有些奇怪,昨晚还一表人才的陆寻舟,怎么才一个晚上,就变得如此憔悴潦倒。

陆寻舟闭着眼,嘴里不停的念着我的名字,念着念着,一个大男人还哭了。

我不知道陆寻舟是怎么了,看到他这样,我好心疼。

我走上前,想将陆寻舟抱进怀里,却惊讶的发现,我的手居然穿过了陆寻舟的身体!

我震惊的张开手,试图再去触碰他,结果都是一片虚无!

不仅是陆寻舟,我身边所有的一切,我统统触碰不到。

这是怎么了?

我惊慌的四处尝试,可陆寻舟看不到我,也听不见我的喊叫!

蓦的看到客厅日历上显示,六月二十日。

昨晚不是五月二十日?怎么我一觉醒来,就过了一个月?

脑袋疼得要命,我捂住脑袋,怎么也想不通。

陆寻舟突然起身,发了疯般的猛砸东西,直到家里一片狼藉。

他猩红着眼:“林星辰,你以为你能逃得过?你与别的男人私奔,还将付婧害得那么惨,就算你死了我也要将你抓回来!”

陆寻舟的话,像一道闪电劈进我脑海里。

我与谁私奔?我又怎么害惨付婧?

难道我,已经死了?

零星的记忆涌进我脑海里。

我突然记起,我是真的死了。

此刻我的尸体,还藏在郊外废弃的烂尾楼里,被人一刀刀活生生捅死。

我想起了我死前那一幕。

死之前,绑匪将手机拨通丢给我。

“你不是陆寻舟的白月光吗,给他打电话,他要是肯来,我立马放了你。”

我接过手机,满怀期待着陆寻舟能来救我。

我还要告诉他,我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他叫安安。

电话接通,我才刚开口,那头传来陆寻舟的吼声。

“林星辰,你还有脸打电话来?你跟野男人跑了,还把付婧害成这样,你到底还想怎样!”

电话瞬间被挂断。

连同挂断的,还有我的生命。

“白月光也不过如此。”绑匪狰狞着将匕首**我胸口,一刀又一刀。

真疼啊。

死时,我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

陆寻舟,我不要你了。

当你发现我死了时,希望你不要后悔。

还有,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我们之间还有个孩子。

我被杀后的三天,陆寻舟都没有联系我。

直到第四天,他发了条信息。

“林星辰,你去给付婧道歉。”

我望着被丢在我尸体旁的手机一闪一闪,可此时我已经无法回复。

陆寻舟气急败坏:“林星辰,要是不道歉,你就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我叹了口气。

我的尸体还在烂尾楼里,浑身被捅满窟窿。陆寻舟,我是真的回不来了啊。

我漂浮在自己尸体旁,捂着头,望着手机一闪一闪,我头痛欲裂。

是的,我想起来,我全都想起来了。

一个月前。

那一晚,是我和陆寻舟第十三年的恋爱纪念日,陆寻舟丢下我,去陪付婧过生日。

直到第二天清早时,陆寻舟才回来,一脸的愧疚。

“星辰,对不起,昨晚公司有事加班,忙到现在才弄完。”

我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真好,陆寻舟有了新的爱人,我应该开心,应该放下的。

一开始,我偷偷出国离开,偷偷生下孩子,不就是为了陆寻舟在我死之后,也能好好活下去吗。

如今终于有另外一个女孩能走近他的心里,我应该高兴才对。

三年前,得知我得了癌症且有两个月身孕,我第一反应就是陆寻舟要是知道了,他该怎么办!

之前和陆寻舟一次外出旅游,发生了地震,楼要瘫了。当时在楼下便利店的陆寻舟,不顾周围人阻拦硬是冲上楼来救我,被一根横梁给砸中。

最后我被他救下来了,但他背上也因此留了条永久性的疤。

那时陆寻舟说,我要是死了,他绝不独活。

那时我从不怀疑陆寻舟对我的感情,我要是死了,他是真的会自杀随我而去。

所以我得癌后不敢告诉陆寻舟,而是选择一个人独自离开,生下这个孩子。

我想着等孩子出生了,他有了牵绊,今后我算我死了,为了孩子,他也得好好活着。

我承认那时候的我太过年轻,太过恋爱脑,总把爱情看得大过一切,却没想到,人都是会变的。

如今的安安不会再是陆寻舟的支柱,我更加没理由让陆寻舟知道安安的存在。

我的爱一直都是赤诚的,三年前,因为爱,我愿意冒着生命危险留下这个孩子,想给陆寻舟一个活下去的支撑。

三年后,陆寻舟的心不在了,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不让他知道孩子的存在。

互不打扰,才是这对父子如今最适合的处境。

明明都打算放弃了,可为什么,在陆寻舟一次次抛下我去找付婧时,我心还是那么的痛?

看我的表情是真的不在意,陆寻舟反倒有些急了。

“星辰,我以后都只陪着你,我心里真的只有你!”

看着眼前着急的陆寻舟,和十六岁时那个举手发誓,说要一辈子对林星辰好的少年重合,直到变得模糊。

我笑着推开陆寻舟:“我相信你。”

我相信十六岁的陆寻舟,相信二十六岁的陆寻舟,唯独不相信二十九岁的陆寻舟。

但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事到如今,我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来与陆寻舟告别,不在他生命中掀起波浪,然后悄悄的死去,让他今后在回忆我时,只是一个不太合适的前任,最终不要影响到他后来的生活。

毕竟一个合格的前任就该像死了一样,而我不同,我是真的快要死了。

自从我看开后,陆寻舟反而紧张了。

他开始缠着我,到哪都跟着我,反而多次拒绝了付婧。

而付婧心有不甘,偷偷加上了我微信,开始暗戳戳的弄些小动作,生怕我没看到她与陆寻舟的纠缠。

只不过这一切,我都不在乎了。

我只想体面的与陆寻舟告别,与我们曾经付出所有真心的十年告别。

之后陆寻舟的生活,他想与谁在一起,我将永远不会再参与。

再一次接到沈丛电话,是半个月后。

研究成果马上就要出来了,只要我保护好身体,应该刚刚赶得上。

不管如何,我还是做了两手打算。

拒绝了将安安托付给沈丛的提议,我将剩余财产做了合理处理,安排好了安安将来的生活。

我不是不知道沈丛对我的意思,只是我从头到尾心里只有个陆寻舟,所以我从来不给沈丛任何希望。

沈丛也知道我的意思,所以我们之间,从未逾矩。

误会就是这时发生的。

因为安顿安安的事,这段时间我与沈丛联系得比较多。

而陆寻舟,发现我暗地里与一个号码联系得非常多,他打过去之后,发现是个男人接的电话。

震惊之下,陆寻舟逼问我沈丛的身份。

都打算离开好给后来人腾位置了,我不想让陆寻舟知道我生病快死的事,以免影响他今后生活。

毕竟白月光是最令人难忘的,而死去的白月光,更是威力巨大。

我不想让他今后都对我念念不忘,更不想让后来者活在我的阴影里。

我只得编出沈丛是我国外同学的借口。

陆寻舟自然不信。

“那次大学同学聚会,在场人问我是不是你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你当时犹豫了。林星辰,你告诉我,你那时心里想的究竟是不是他?”

原来那时,陆寻舟就已经察觉出了我当时的游移。

“不是!”我昂着头辩解。

没有的我不会乱认。

陆寻舟眼睛都气红了。

“你敢以你死去的父母起誓,你当时心里想的,真的是我?”

我倏地沉默。

逝去的父母永远是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所以陆寻舟才会郑重到让我对父母起誓。

可我要怎么告诉他,我当时想的确实不是他,而是我们的儿子安安!

看到我的沉默,陆寻舟明白了,他眼尾在一瞬间红了。

陆寻舟转身,对着墙壁猛捶了一拳。

“林星辰,我一直为我的心有所游移而感到愧疚。原来自你回来起,你才是最应该心虚愧疚的那个人!”

陆寻舟狠狠摔门离开。

我瘫坐在沙发上。

本来想好好告别,体面离开的我们,不知道怎么竟走到如今这一步。

陆寻舟这一离开就是一整天,电话也打不通。

直到晚上,付婧发了张照片过来,不到一分钟就撤回了,可还是被我看到。

照片上,付婧躺在醉酒的陆寻舟怀里,而陆寻舟赤着上身。

“林学姐,陆哥喝醉了,我就不送他回家了。”付婧语气里满是挑衅。

“嗯,照顾好他。”我回了几个字。

既然不能参与陆寻舟今后的生活,我就应该早点退出,让他能够早点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不是身边人都在传陆寻舟三年来翻遍了天的找我,一开始我就不会回来。

如果在刚回来时就知道陆寻舟已经有了新的生活,那之后我也根本不会留下。

见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付婧反而着急了。

“都说我是林学姐的替身,可是学姐,最后谁上位还不一定呢。”

“嗯,助你早日上位成功。”我关掉手机。

我发誓我是真心祝福的。

陆寻舟是第二天傍晚回来的。

“我在付婧那整整一天一夜,你为什么一个电话都没有?”

我扬出手机里的对话:“我问了,还拜托了付婧好好照顾你。”

陆寻舟的脸一下子黑了。

“林星辰,你以为这样我们就能扯平了?”

身体又开始剧烈疼痛。我强忍着痛:“陆寻舟,如果你觉得付婧更适合你,我们可以分——”

话未完,陆寻舟猛的狠狠握住我的手腕。

“林星辰,你是想跟我分手?”

仿佛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我点了点头。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很久了,在我知道陆寻舟心里有了别人之后。

反正一个月后我可能会死,又何必阻止别人奔赴新生活。

可这事得循环渐进,让陆寻舟慢慢接受。

陆寻舟身子僵得笔直,咬着牙:“想我放过你,让你和那男人双宿双飞,林星辰,你做梦!”

我和陆寻舟再一次不欢而散,陷入了冷战中。

这一次冷战,僵持了差不多一个多月。

陆寻舟整天用付婧各种**我,不是今天带付婧去朋友聚会,就是明天给付婧浪漫仪式,成堆的鲜花与礼物像雪花片般,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他对付婧的喜爱。

我知道,陆寻舟是想我低头。

而我是真的想让陆寻舟能重新开始。

毕竟我也不能保证一个月之后沈丛他们研究的新药能对我有效果。

这个僵局时是在一个半月之后打破的,那时,离沈丛的新药出来,还差三天时间。

付婧发了我一张孕检单。

“林学姐,我怀孕了,是陆哥的。”

是那次我与陆寻舟吵架,陆寻舟醉在付婧家那晚有的。

我看着孕检单。

身体再次痛了,我捂着嘴剧烈咳嗽,血大片大片喷洒在地面上。

缓过来后,我拿过抹布,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

擦着擦着,眼泪掉了下来,一时分不清楚是身体更痛还是心更痛。

真好啊,陆寻舟又有孩子了。

我的安安,与他真的再也没有关系了。

反手刚拉黑付婧的微信,沈丛的电话打来了。

“星辰,特效药的研究成果出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一向稳重的沈丛此刻是藏不住的欣喜:“你终于可以实现你的愿望,陪着安安长大。”

“等我处理好这边事情,我就去国外找你。”

有近三个月没看到安安了,我实在是想念得很。

挂断电话,一转身,就看到不知何时回来的陆寻舟,一脸阴沉的站在我身后。

陆寻舟脸色阴沉得吓人,一步步逼近我。

“你准备去国外找谁?”

事到如今,想要好聚好散是不可能的了。

“陆寻舟,我说过,如果你想和别人在一起,我们可以分手,更何况,”我还是忍不住哽咽了一下:“付婧现在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我从未看见过这样的陆寻舟,眼里闪着狠厉与决绝,仿佛下一秒整个人都要崩掉。

陆寻舟将我桎梏在怀里,眼底一片疯狂:“林星辰,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只要你不走,我们一定还能回到从前!”

我用劲推搡着:“陆寻舟你清醒一点,你是能当做付婧肚子里的孩子不存在,还是能当做付婧从未出现过?”

陆寻舟眼里的光瞬间熄灭。

我甚至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哀默心死。

“所以,陆寻舟,我们回不去了。”

我开始抓紧收拾起我的东西。

和陆寻舟已经说开了,两人分手是迟早的事。

如今我只想早点回到安安身边,然后去试验特效药。

曾经二十八岁的人生,我都给了陆寻舟。

今后,我想为安安和自己而活。

我想活下去。

我定了飞往国外的机票,做好了承担特效药带来的一切后果。

离开前,我收到了一通莫名电话。

“女士您好,陆寻舟先生曾在我店里预定了一款女士钻戒,留的您的联系方式,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来拿?”

我不知道陆寻舟什么时候为我订的钻戒,但我知道,如今,我已经不适合做它的女主人了。

于是,我把付婧的电话推给了店员,让店员联系付婧。

想必她应该很期盼这个钻戒。

可我没想到,就是这一通电话,彻底改变了和陆寻舟,付婧三人的人生。

付婧被绑架了。

陆寻舟是在我回来时曾订了一款钻戒,但那通电话并不是店员打来的,而是陆寻舟生意场上曾得罪过的仇家冒充的。

为了报复陆寻舟,仇家本想绑架我,却阴差阳错绑走了付婧。

而付婧因为受到惊吓,逃跑时又从台阶上摔下,当场流了血,肚子里的孩子也没能留下。

付婧当场被送到医院,而仇家也被警方抓了起来,供出了这一切。

此时,我还什么都不知道,正一心收拾着行李赶往机场。

路上,我还给沈丛打电话。

“我马上要回来了,不管药有没有效果,我都愿意试一试。”

“我还有好多事没做,我想陪着安安长大,我还想继续学习深造。”

“世界很大,我想四处去转转。”

我想活下去,还想好好的活下去。

就在我对未来无限畅想时,我被人绑架了。

是一个小混混绑架的我。

小混混伪装成出租车司机,将我带到了郊外一栋烂尾楼里,将我绑住丢到地上。

“是你害的婧婧,是你害死我们的孩子!”

此刻我一无所知,看着眼前面目狰狞,表情崩溃的小混混,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他。

“明明那人找的是你,要不是你把婧婧的电话推给他,婧婧根本就不会被绑架,也不会失去这个孩子!”

巨大的恐慌之下,我还是从小混混的口气拼出了事实真相。

在陆寻舟将付婧当做替身这三年,付婧同时也在吊着小混混,把他当做备胎。

而付婧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陆寻舟的,而是小混混的。

陆寻舟为我守了三年,同样,付婧也为陆寻舟守身如玉三年。

直到我回来,眼看陆寻舟为我越来越失控。

那一次,趁陆寻舟与我吵架醉酒,付婧钻了空,将陆寻舟抬到她家里。

醉酒的人根本无行事能力,为了绑住陆寻舟,于是,付婧找来了备胎,谎称是那一夜有了陆寻舟的孩子。

“这三年来我尽心尽力的跪舔她,好不容易换来一夜,我们之间有了孩子,结果因为你而死掉,我要你给他偿命!”

小混混抽出刀对准我:“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不是陆寻舟的白月光吗,给他打电话,他要是肯来,我立马放了你。”

我接过手机,满怀期待着陆寻舟能来救我。

电话接通,我才刚开口,那头传来陆寻舟的吼声。

“林星辰,你还有脸打电话来?你跟野男人跑了,还把付婧害成这样,你到底还想怎样!”

电话瞬间被挂断。

连同挂断的,还有我的生命。

“白月光也不过如此。”小混混狰狞着将匕首**我胸口,一刀又一刀。

真疼啊。

沈丛的特效药我等不到了,可明明只要再过几个小时,我就可以服药活下来。

我可以陪着我的小安安长大,可以去体验这个辽阔的世界。

可如今,就差最后几个小时,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死时,我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

陆寻舟,我不要你了。

当你发现我死了时,希望你不要后悔。

还有,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我们之间还有个孩子。

陆寻舟(番外)

星辰要离开我了,和三年前时一样。

当这次星辰回来时,我如获珍宝。

可不知为何,我心里又隐隐藏着恨。

我恨她三年前不告而别,恨她将我们十年的感情说丢就丢。

甚至我为此找了个替身,就是想当她有一天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能指着替身告诉她。

“你不是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吗?晚了,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我要让她后悔,让她遗恨。

可同时,我又爱她。

在这种矛盾中,所以明明知道她介意付婧的存在,我还是一次次的为了付婧而抛下她。

我故意装作割舍不下付婧的样子,看着她为我日渐消瘦,为我伤心难过,我心里又快意,又心疼。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玩过火了。

星辰她不要我了。

她暗地跟一个叫沈丛的男人来往密切,我逼问沈丛是谁,她却讳莫如深。

我想起了那次大学聚会上,当有人问我是不是星辰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时,那时星辰眼里的游移。

我让她以她逝去的父母发誓,那时她心里想的到底是不是我。

可星辰沉默了。

那一瞬间,我仿佛被判了死刑。

我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恐慌和崩塌,我只能用愤怒来掩饰绝望,摔门而去。

之前我还为我拿付婧来**星辰而感到愧疚,原来,星辰早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独自去买醉。

我没有去找付婧,甚至在付婧一次次打电话时,关掉了手机。

是付婧自己找到酒吧来。

或许是心里太难受急需出口,我放纵自己醉了酒。

等醒来时,我就已经躺在付婧家床上了。

那一刻,心里的懊恼直冲云端。

我宁愿醉在街头,被车撞,被流浪汉捡尸,我也不愿意被付婧给带回来。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

我怀着满心愧疚,想回去跟星辰低头时,却听到她跟那个男人打电话。

“等我处理好这边事情,我就去国外找你。”

那一刻,我的怒火又涌起。

星辰这是想去国外找谁,那个男人吗?

我心里又恐慌起来,星辰又一次不要我了?

果然,星辰向我提出了分手。

我不同意,想强行留下星辰。

“林星辰,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只要你不走,我们一定还能回到从前!”

我们一定还能回到从前的,从十三年前开始,我从没有哪一刻想过要与她走散。

星辰眼里是决绝的光。

“陆寻舟你清醒一点,你是能当做付婧肚子里的孩子不存在,还是能当做付婧从未出现过?”

“陆寻舟,我们回不去了。”

那一刻,我心如枯槁。

为了气星辰而故意亲近付婧,最终让我丢失了星辰。

之前我射出的那些子弹,最终都射回我的眉心。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这样吧。

可我仍然想留下星辰。

当我发现星辰的订票信息时,我冲忙赶回家,只看到星辰留下的一封告别信。

她果然奔赴了那个男人,去了国外。

我发了疯的去追星辰,半路上却接到电话,付婧出事了。

付婧被我生意场上的仇家给绑架了。

本来仇家是想绑架星辰,给我点威慑,不料阴差阳错,绑成了付婧。

付婧也因此流产,失去了孩子。

我知道星辰不是故意的,我太了解她,她心善得不忍伤害任何人。

她当时只是想彻底跟我划清界限,才会将付婧的电话推给所谓的“店员。”

可到底是星辰间接害得付婧失去孩子,付婧性子我了解,看似柔弱无辜,实则锱铢必报。

我怕付婧今后会报复星辰,所以在星辰打电话来,我先发制人的吼了她。

“林星辰,你还有脸打电话来?你跟野男人跑了,还把付婧害成这样,你到底还想怎样!”

一方面,我是真气她跟那个男人跑了。

另一方面,我也是想保护星辰,以免她被追责。

付婧出事后,我一直在医院照顾她,期间也没有联系星辰。

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是痛斥她变了心,还是苛责她害惨了付婧?

直到第四天,我再也忍不住了,发了条信息。

“林星辰,你去给付婧道歉。”

我不是真的想让星辰道歉,而是我忍受不了不与她联系,哪怕找个借口,我也想跟她说上两句。

我想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真的去找了那个男人。

可星辰一直没回复。

我气急败坏:“林星辰,要是不道歉,你就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我想逼星辰理我,哪怕她恨我,也好过她不理我。

可回应我的还是一片沉默。

我将手机砸了。

难道真因为那个男人,星辰宁愿抛弃我们十年的感情?

很快,我就知道我错了,而且错得非常离谱。

有人从烂尾楼里发现了星辰的尸体,通过现场留下的手机,联系到了我。

刚接到电话时,我还以为是诈骗电话。

星辰明明已经去了国外,为了另一个男人抛弃了我。

可这一切在看到星辰尸体那一刻,所有东西都崩塌。

白布下,星辰像个破碎的娃娃,浑身都是伤口与血迹,安静的躺在那里。

我不愿意相信这是星辰,我宁愿她是跟别的男人跑了。

从通话记录里查出,星辰遇害时,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我的。

可我甚至连她的求救都没让她说出口,就吼了她一顿,然后挂断了电话。

是我亲手切断了星辰最后的活路!

是我害死的星辰!

我看到星辰身上被凶手一刀刀捅进的伤口,那一刻我宁愿死的是我。

这样残忍的暴行,我的星辰,那一刻要多痛?

被我亲手掐断求生路,那一刻她要多绝望?

我绝望的跪在地上,恨不得拿刀捅进自己心口。

星辰你想和谁走就和谁走,你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只要你能好好活着,我宁愿代替你去死!

杀害星辰的凶手抓到了,居然是付婧的备胎,甚至连付婧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他的。

付婧后悔的跪在我面前痛哭。

“三年了,将我当做替身却从不愿碰我,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委屈?我太爱你了,我只想用这种方法留下你,我从没想过他会那么极端……”

我看都不想看付婧一眼。

星辰不在了,世界上任何人任何事对于我而言,都失去了意义。

星辰葬礼上,我见到了她电话中的那个男人,叫沈丛。

沈丛眼眶红红,将一摞病历交给了我。

“星辰三年前就得了癌症,所以才离开的你。这次回来,她也只剩下最后三个月。她说你在满世界找她,她不忍看你落空,最重要的是,她还爱着你,所以她回来了。”

“本来我们已经研究出了特效药,星辰临死前去国外,就是试验特效药。只可惜,就隔了那么几小时,星辰已经不在了……”沈丛声音哽咽:“就差几个小时,她就能活下来……”

“从始至终,她心里只有你,想的是你,爱的也是你。陆寻舟,是你没有好好珍惜,是你亲手害死了她。”

沈丛的话字字诛心。

我的星辰竟然三年前就病了?

星辰的死已经让我千刀剐心,如今爆出星辰三年前就病了,更是将我的心在尖刀上反复磨剐。

三年前,星辰是抱着多大的痛苦与不舍,才接受自己癌症并离开我?

三年后,星辰又是怎么拖着病痛的身体,忍受着我一次次的抛弃与折磨?

我不敢去想,一想就觉得心脏被人死死揪住,用利刃一片片剐下来。

就在我蹲下身子捂着心口痛不欲生时,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孩跑了过来:“爸爸——”

仿佛心灵感应,这声爸爸叫到了我的心口,我抬起头,向小男孩望去。

沈丛突然弯腰,捞起小男孩,声音带着鼻音:“安安怎么自己跑来了?我带你回家。”

小男孩趴在沈丛怀里,我只来得及看见他的衣角。

沈丛抱着小男孩离开,临走前,说他再也不会回来。

而我蹲在地上,剐心之痛让我站不起身。

多少次星辰疼痛时,她也是这样的吧。

她死前,应该比我疼痛千倍万倍吧。

我望墓碑上星辰的照片,笑眼弯弯,就像十六岁时我们初遇一样。

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林星辰了。

星辰,你等等我,很快,世界上也会再也没有陆寻舟了。

沈丛走得很急,最后墓碑旁只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永远也听不到沈丛离开后与小男孩的对话。

直到拐角处再也看不见,沈丛才将安安放下。

“安安,你刚才为什么叫他爸爸?”

“我在妈妈手机里看过那个人照片,妈妈说他是爸爸。”

沈丛声音哽咽了,他牵起安安的手。

“安安,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

(完结)

猜你喜欢
  1. 白月光小说
  2. 少帅小说
  3. 豪门名媛小说
  4. 梦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