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异兽压境,朕臂一挥十万仙武怎么输?
异兽压境,朕臂一挥十万仙武怎么输?

异兽压境,朕臂一挥十万仙武怎么输? 灰原火腿肠 著

连载中 秦川苏慕苒 仙武 异兽

更新时间:2023-02-13 16:45:31
异兽横行,沉迷酒色的秦川重活一世后决心戒酒!手握家国系统和穿越者身份的他,一手现代科技,一手仙武传承。十阶异兽黑鲲王是吧?给朕练习唱跳!灭世谪仙是吧?给朕跪下当狗!绝色圣女,冰清公主,妖冶兽娘,痴情道姑……朕最好魏武遗风!剑门关下,秦川左手抱妹,右手持剑,睥睨寰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被称作“道衍”的和尚气定神闲。

“宁王殿下说的话,小僧听不明白。”

宁王秦棣深深的看了道衍和尚一眼,道。

“太孙将海鬼国的人全部关进了天牢。”

道衍和尚眼皮一跳,显得有些意外。

秦棣则正色道:“那海鬼国和我大周是世仇,你最好不要和那些人有什么牵连,这是底线!否则,别说大周容不下你,本王也容不下你!”

秦棣脑海中浮现出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他鲜衣怒马还是少年,击败姜国凯旋途中,遇到了一位僧人。

那僧人说,要送他一顶白帽子。

王上多了个白,便是皇!

秦棣年轻气盛,难免有野望,便拜和尚为卿。

这些年来,在道衍的辅佐下,秦棣的事业是一帆风顺,地盘越打越大,功劳越来越多,声望也直追故太子。但故太子监国二十余年根基极深,素有仁名,大臣百姓都对其心悦诚服,加上老爷子偏袒,以至于秦棣虽有心,却万不敢能及。

直到那日,前朝余孽作乱,故太子毙。

秦棣克制多年的欲望,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

谁曾想,老爷子并未在他们兄弟之间踯躅,而是直接立了年仅五岁的秦川为太孙!

说实话,哪怕老爷子立黑王或者白王,秦棣都能接受,可偏偏老爷子立了秦川!

秦川算哪根葱,凭什么骑在他头上?

加上道衍时常给他吹风,时间久了,秦棣的心态难免发生了一些变化。

可,秦棣仍有底线。

兄弟叔侄几个争家产,打的头破血流都没事,但谁要是引狼入室,勾结外人欺负家里人,那就是狗贼!是汉奸!

秦棣雄才大略,又岂会和海鬼国为伍?

“此事确实和小僧无关。”道衍慢条斯理的端起一杯茶,慢悠悠的吹了一口:“不过,海鬼国此行是为了西海休战事宜,若是处置不好,怕是会再起祸事。”

“王爷盘踞北境,猎蛮族马,自然不知道这西海野鬼的难缠,这些年西海打仗打的满目疮痍,好不容易能休养生息,白王爷若是听到这消息,怕是会寝食难安。”

“太孙年少鲁莽,也不知会如何收场?”

说完,他执白落子,笑呵呵的拍起手来。

“王爷,您又输了。”

“秦川不简单,本王那两个兄弟也不简单。”秦棣看着棋局,幽然道:“你以为区区一个海鬼国,就能让白王和太孙反目?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秦家人了。”

道衍笑而不语,似乎胸有成竹。

另一边。

收拾了海鬼国那些矮子武士后,秦川并未回宫,而是先去了趟将军候府。

“姐夫,我姐啥时候回来呀,我爹我娘还有我都想她了。”苏明笑着道。

“不是给了你们令牌吗?”

青觉先一步告退,秦川身边只剩下圆月和方存。

看着嬉皮笑脸的苏明,秦川拍了拍他的脑袋。

“想你姐了,就进宫去看她。”

“这不是怕不方便嘛!”苏明憨厚的挠了挠头:“我娘说了,不能让别人说闲话。”

苏慕苒是太孙妃,将来的皇后。

苏家作为国戚,非但没有嚣张跋扈,不像别的皇亲动不动就往宫里跑,恨不得住在宫里;反倒处处小心,处处为秦川考虑,这份忠心让秦川十分受用。

“改日我让慕苒出宫在家里住几天,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很快,一座恢宏却不奢华的府邸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如同许多达官贵人的壕奢,眼前的将军侯府甚至比起许多商贾世家的门庭还要寒酸一些。

将军侯苏苍本就是个低调实诚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无能中庸,事实上苏苍乃是大周第一杀神。

曾坑杀北蛮四十万降卒,为大周立下赫赫战功!

本人又急流勇退,在巅峰时毅然放弃黑龙军统帅之职,挂闲在家。

可以说,放眼大周,就没有人能比苏苍更得圣心!

明眼人都看得明白,苏苍功绩已经到了顶,唯一的女儿又是太孙妃,苏苍若不知进退,大周哪里还会有苏家?

当今老爷子赐闲苏苍,还不是为了给将来太孙上位铺路?

“姓苏的,你活腻歪了是不是?就你那几下的功夫,还敢纳妾?老娘撕了你的胯!”

还未进门,就听到有人在破口大骂。

只见一个**人端着一把斩马长刀怒气腾腾的追赶着。

一个显瘦的中年男子踉踉跄跄的在前头逃窜。

那美妇人和苏慕苒有七八分相似,只不过柳梢眉间少了几分少女的柔美,多了许多江湖儿女的飒爽英气。

她就是苏慕苒的生母,王轻水。

而前头被撵着跑的瘦老头则是大名鼎鼎的将军侯苏苍。

“夫人!我错了,您饶了我还不行吗?”

谁能想到,大名鼎鼎杀伐果断的将军侯,私底下居然是一个耙耳朵。

“错?你刚刚叫嚷着要纳妾的时候怎么不说你错了?”

“夫人饶命,啊!”

只听一声惨叫,苏苍迎面摔倒在秦川面前,鼻青脸肿的,脑袋上还印着半截鞋印。

乒!

斩马长刀寒绰,锋刃深插地面,钢铁棍身因为恐怖的力道不断颤鸣。

“好刀法!”

寡言少语的方存居然罕有的发出一声惊叹。

“杀心内敛,霸气!”

秦川则心中暴汗。

看来自己这岳母是真想杀了将军侯!

“爹,你这是怎么了?”苏明一脸尴尬:“殿下来了……”

“殿下?”将军侯一激灵,抬头就看到了一脸古怪的秦川,仿佛遇到了流星一样,连忙起身抱住了秦川的大腿,哭丧着脸道:“殿下,你可算来了,快救救我吧,我都快被你丈母娘打死了!”

刚追出来的王轻水原本有些尴尬,猛地听到将军侯朝秦川哭诉,当时脸色就变了。

“你个没良心的,老娘今天非得宰了你!”

说罢她拔起长刀,就要朝将军侯头上砍去。

“女婿救我!”

将军侯吓得直往秦川身后蹿。

气的王轻水砍也不是,不砍也不是。

眼眉间霎时染起一片雾气,气鼓鼓的将长刀一丢,指着躲在秦川身后的将军侯带着哭腔喊道。

“姓苏的,我要休了你!”

猜你喜欢
  1. 仙武小说
  2. 异兽小说
  3. 贺少小说
  4. 锦鲤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