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反派白月光但求一死
反派白月光但求一死

反派白月光但求一死 佚名 著

连载中 姬子姝谢君离 白月光 反派

更新时间:2023-11-29 15:42:49
大渝国元贞二十一年,寒冬。京都,城门口。姬子姝望向远处的一队人马,唇角扯出一抹笑颜,她游学三月的夫君终于回来了。她撑着伞,上前迎接谢君离:“夫君,此番游学路途颠簸,我已经在马车上烧好了炭炉为你暖身。”谢君离利落下马,拱礼问候:“公主的美意微臣心领,但臣需回国子监复命,请公主自行回府。”姬子姝握伞的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姬子姝站在那,脸上的血色尽失。

和离二字像一座大山压的她呼吸困难,之后谢君离又说了什么,她再也听不进去。

浑浑噩噩间,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芙儿赶来,才将姬子姝扶回了公主府。

回到公主府后。

姬子姝却看到行色匆匆的管家,出声叫住他:“刘叔,何事如此慌张?”

管家支支吾吾:“回公主,是驸马将他的师妹带了回来,两人去您的花房看紫丹参了。”

芙儿愕然:“紫丹参可是公主的救命药,驸马怎能当成赏玩的东西?”

姬子姝出声止住了芙儿:“不得对驸马无礼,你且随我去花房看看。”

屋外,白雪皑皑,但花房却温暖如春,姹紫嫣红的花正盛开。

寻到谢君离后,姬子姝一抬眼,就见到白衣女子把手伸向给她续命用的紫丹参花!

身侧的芙儿大喊:“住手!那是御赐给公主的花!”

话没落音,女子却将花生生折断!

姬子姝心口一疼,被芙儿扶住才站稳。

这一株紫丹参花已经是大渝最后一朵了,没有它做药引,她连这个寒冬都熬不过。

而白衣女子反而像是受了惊吓,噗通跪倒在地。

“公主赎罪!这花是我母亲生前最喜欢的,我见到它恍然间以为见到了母亲,这才不小心把它碰断了,请你原谅我。”

谢君离也上前一步,挡在了女子身前,拱手行礼,冲姬子姝告罪。

“师妹并非有意冒犯,还望公主海涵。”

姬子姝凝着谢君离的保护姿态,满腹的心酸委屈翻滚的说不出话。

芙儿都忍不住出声:“驸马,你可知这紫丹参花多珍贵?它可是公主的救——”

话未完,姬子姝打断:“芙儿,你先退下。”

谢君离的态度越发疏离:“是臣思虑不周,不该擅闯公主的花房,公主若要责罚,臣愿一力承担。”

“师兄,不是你的错,是我不该太过思念亡母,不该请求师兄带我来此,公主,您还是责罚我吧,知意绝无怨言。”

听着他们师兄妹相互维护,姬子姝甚至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她只觉气血翻涌,再也没办法继续待下去。

离去之前,姬子姝看望着谢君离,咬唇匆匆说了句:“我有些累了……先行告辞。”

说完,姬子姝便转身离开。

身后,只传来谢君离恭敬的一句:“恭送公主。”

一时间,姬子姝心如刀绞。

从前,她还可以自己骗自己,谢君离不对她笑,是因为他就是不言苟笑的性子。

却原来,他的冷淡是因为心里有了别人。

芙儿端药回来,就见姬子姝一个人望着窗外,看着空中肆意纷飞的雪花。

良久,姬子姝才呢喃了句:“芙儿,你可知……那白衣女子叫什么?”

芙儿默默端着药碗,低声回:“听说,是叫南知意。”

“知意……确实是个温柔似水的名字。”

姬子姝落寞收回视线,她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这一次的药,似乎比往日要苦上百倍……

雪一直在下,从早到晚,又从晚到早。

可谢君离再没有来。

翌日一早。

因为一夜未眠,姬子姝一早便胸口疼的厉害,便让芙儿去取药。

可没有多久,芙儿却去而复返,惊慌说:“公主您快去看看,太子让驸马跪在雪地里负荆请罪呢!”

猜你喜欢
  1. 白月光小说
  2. 反派小说
  3. 罪妻小说
  4. 十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