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声声宠爱入心
声声宠爱入心

声声宠爱入心 战阳 著

连载中 战阳宫清 宠爱

更新时间:2023-11-20 20:51:10
众人闻言没说什么,只是眼神在两人之间不断流转,宫清感觉耳垂又些发烫,换下手术服就匆匆离开了。宫清回到办公室,有些疲惫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病历重重叹了一口气。想到战阳,宫清的心像是被人猛地攥了一把。她给自己泡了杯纯咖啡,可嘴里再怎么酸苦也及不上心里的半分,宫清不由有些感慨,初恋的杀伤力还真是强。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刑科那边说可以看看那个计生用品上有没有DNA,不过希望可能不大,因为看起来不像用过的。

纸袋上的指纹提取希望也不大,天气太热,袋子里的动物尸体腐烂出水了,整个纸袋都回湿了。

战阳也不为难他们,只说能找到什么信息都好,鉴定的费用他私人承担。

这边的事情一时间陷入了僵局,战阳没什么头绪,只能先将这事儿挂在心里。

回到办公室见那黄焖鸡老板还在奋笔疾书,为7000字的保证书努力。

见他写得还挺认真反思也很到位,战阳就没盯着他了。

正准备去安抚一下饿得咕咕叫的肚子,何熙的求救电话又来了。

那个从医院带回来的何熙实在搞不定,打电话来跟战阳求救了。

战阳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个陀螺,还是个转起来就停不了的那种。

他还没到审讯室就听到了里面暴躁的叫骂声,战阳叹了口气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果不其然,何熙一见到战阳就苦哈哈地凑了上去了,“师兄,这人叫李正,两年前他儿子生病进了医院,没能救回来,他老婆接受不了儿子的死跳楼了,自那之后他就一直觉得是医院害他家破人亡。”

战阳闻言压着眉问到:“有精神病的倾向?”

何熙点点头:“所以也没法确认笔录,家属也根本联系不上,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啊?”

何熙虽然工作大半年了,可他一直在整理卷宗,有案子也是跟着战阳,实在没什么经验。

战阳无奈的看着那人:“先申请鉴定。”

两人正说着,这人的家属找来了。

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

确认完身份,听何熙说完大致情况后,老奶奶就崩溃了。

自从她孙子,儿媳相继没了之后,她儿子也受不了打击疯掉了。

今天医院打电话到社区工作人员那边,问她儿子什么时候送回去。

社区工作人员找到她问起这事儿,她才知道她儿子被人接出院了。

精神病院全托管的医疗费本来就高,她在社区里接了个打扫卫生的活儿,还搭上她的养老金才勉强负担得起他儿子的医药费。

因为要干活,平时也没多少时间能去医院,谁能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儿。

战阳听着这些神色越发凝重了,如果真像老奶奶所言,这次的事件就棘手了。

故意瞒着监护人把有攻击性的精神病患者带出医院,很难说这次医院发生的事件,不是那个把李正带出医院的人指使的。

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况,让战阳非常被动,这种感觉让战阳不禁想起了宫清收到的恐吓物。

一样的敌在暗我在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着自己。

那老奶奶哭得伤心,可他儿子毕竟伤人了,就算是精神病也得等检测结果出来后,报送检察院由检察院提起诉讼,再由法院来判是否定罪。

众人看着都有些不忍,可医院里受伤的人又何尝不无辜。

这边的事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不过明天他们还得去精神病院那边一趟,查一下到底是谁把人带走的。

无论何种形式的犯罪都该受到惩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等战阳终于下班,天已经擦黑,他摸出手机想问宫清吃饭没有,又觉得有些太晚了。

还没等他想出个好理由去和宫医生聊上几句,宫清主动打电话来了。

战警官眼睛一亮,接起电话却听那边说:“战阳,又有人送东西来了。”

宫清的声音听起来挺冷静的,可以战阳对宫清的了解,她现在是在害怕的。

战阳一秒没耽搁,立马往宫清那边赶去。

才停好车就看见了等在楼下的宫清,宫清挎着个托特包,抱着手站在楼下,应该是从医院回来还没进过家门。

宫清见战阳来了眼眶就红了,她不是个软弱的人,可人有了依靠难免就会“矫情”一些。

战阳见宫清这幅样子立马就紧张了,车一停就跑过去问她有没有怎么样?

宫清摇了摇头,这次东西不是直接送到她手上的,而是放在了她的门口。

战阳问起送来的还是上回那些东西吗?

宫清抿了抿唇皱着眉答了一句:“猪头。”

战阳听到“猪头”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宫清补充了一句:“带血的生猪头。”

两人一起上楼,绕是战阳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真看见那颗血淋淋的猪头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

粉中带着死白的猪头大咧咧地放在宫清家门口,猪头的脑门上被砸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那些黄白之物流得到处都是。

因为是夏天,这猪头上爬满了苍蝇,走廊里也隐隐飘着一个腐臭味儿。

战阳没动那猪头,而是直接让今天夜班的何熙叫着刑科值班的同事一起过来了。

刑科的那警察也干了四个年头了,可在一颗猪头上做痕迹侦测还是第一次呢。

何熙看着刑科的兄弟在忙,看了眼一边的宫医生又看了看战阳,忍不住凑过去。

“师兄,刚宫医生直接找的你啊?”

战阳想着猪头的事儿,听到何熙问的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何熙脸上露出一个意外的表情,手肘顶了一下战阳:“师兄,你和宫医生有情况啊!”

战阳睨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现在是能有情况的情况吗?”

何熙闭上了嘴鼓了鼓腮帮子,他不是看着气氛太压抑了嘛。

不过战阳说了他之后,他也不再插科打诨了,认认真真看起了现场。

他看着那颗猪头,忽然感觉有些眼熟,似乎他看见过,而且不止见过一个。

何熙在脑海中搜了一圈,还是没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猪头。

忽然那刑科的兄弟从猪头下面扒拉出三根烧了一半的香出来,何熙才猛地想起来,这猪头他的确见过。

在那堆小山一样的案件里,他记得前不久整理的一个卷宗里就有这样的猪头。

想到那个案子何熙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压低声音问了战阳一句:“师兄,你看过‘猪头祭’那个案子的卷宗没?”

战阳闻言愣了一下,“猪头祭”这个案子在他们干刑侦的内部还是挺有名的。

是03年的一个案子了,案件中的七个被害人在遇害之前都收到一颗血淋淋的猪头,和三支烧了半截的香。

这个案件出名不在于作案手法有多高明,而在于作案手法非常残暴,凶手送来的猪头是什么样,最后受害者就是什么样。

而且送猪头就是明晃晃死亡威胁,是凶手要动手之前的信号。

还有一点就是,“猪头祭”一案中七个被害人,目前归案两个凶手,经侦查发现这两个凶手只对应五个受害者。

这就意味着还有杀害另外两人的凶手未找到,但由于这两案的现场一案在垃圾焚化场,另一案在屠宰场,案发现场被清洁消杀过。

由于当时的侦查技术限制和环境过于特殊,这两案能找到的线索少之又少。

所以这两案到现在也是个未结的悬案。

谁能想到十几年前的案子,如今又重现在了眼前,何熙和战阳看着那个猪头,都沉默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宠爱小说
  2. 司命小说
  3. 护国小说
  4. 陆医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