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冷宫种田:搞皇帝不如养崽当太后
冷宫种田:搞皇帝不如养崽当太后

冷宫种田:搞皇帝不如养崽当太后 仄仄 著

连载中 元嫆焕春 养崽 皇帝 太后 种田

更新时间:2023-11-20 16:10:19
时空管理局优秀员工迎来在职生涯的最后一个任务,怀揣退休美梦的元嫆猛做功课,走马上任后却发现任务时间错乱了!她成了冷宫废后,一个一穷二白的新手娘亲!还总有刁民明里暗里要谋害本宫!一路扶持儿子登基,手持双刃披荆斩棘的元嫆长吁,退休真难,养老金能不能多给点。这一年,大云京城奇人涌现,想挖掘人才的年轻帝皇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7章

“这枚令牌等下奴才会转交给周太医,之后周太医每隔五天回来咸芳宫为娘娘请脉直到娘娘身体恢复。”看元嫆的目光落在令牌上,刘泉开口解释。

“臣妾谢过陛下。”嘴上说着感谢,元嫆心里止不住地犯嘀咕。

叶景琰心肠这么好?她可是敌方的人啊。

脑中忽地蹦出来刘泉昨晚说的话,元嫆感觉她已经摸到了答案。

“刘公公,昨晚的结果是什么?”

刘泉脸上的招牌笑容不减,揣着明白装糊涂,“回娘娘,陛下守信,免了郝嬷嬷的死刑,打了她三十大棍,今早已经赶出宫了。”

“德妃呢?”元嫆没时间跟他绕来绕去,屋里还有个随时会醒来的奶娃娃。

招牌笑容停顿一瞬,刘泉迎上元嫆的目光,“戚美人禁足半年,罚俸一年。”

德妃本名戚兰心。

戚家与元家不同,戚家男儿世代从武,元家男儿世代从文。

根基不稳的新皇再愚笨也不会去得罪戚家,更何况为了一个废后。

“知道了,辛苦刘公公走着一遭。”元嫆垂眸,睫毛盖住眼中涌动的情绪,吩咐门后的焕春去接两个木匣子。

刘泉笑着说了句‘娘娘客气’后带小太监离开。

“娘娘别伤心,皇恩易散,一年过去是什么光景还说不准呢。”焕春见元嫆久久没有说话,斟酌着宽慰道。

娘娘再不喜欢陛下,陛下的心偏成这样也会难过吧。

元嫆哭笑不得,她不在乎这个,她在想奶娃娃的口粮问题。

昨晚兑换的奶粉只够奶娃娃吃一个周,不出意外的话每天会有4点积分的入账,一周后也只有32点,只能换到奶娃娃半天的口粮。

“现在是什么时辰?快到领膳的时辰了吧。”

焕春没想到元嫆会忽然问这个,愣了一瞬回答,“御膳房午时二刻送膳食。”

她抬头看日头,“现在约莫是辰时三刻,还早呢。娘娘是饿了?”

焕春得出一个合理的猜想,心境顿时又变得窘迫。

她原本攒了一些存粮,可昨日那场大火把所有东西少得一干二净,现在屋里除了娘娘的草药和小皇子的奶粉没一点能入腹的东西。

正在琢磨事情的元嫆听到焕春这么说也觉得饥肠辘辘,她的确该吃点东西了。

了解当前困境的元嫆用意识打开系统背包,目光掠过几包蔬菜种子选了两包压缩饼干。

背包里除了饼干没有开袋即食的,这几包饼干还是她有一次做末世任务吃过饿肚子的亏才往背包里丢了一些。

她撕开一包递给焕春,“先应付一下,待会我去领饭。”

说完她撕开自己那包开吃,焕春有模有样地学着咬了一口,脸上写满惊喜。

第一口只觉得香甜,第二口就开始发噎,焕春赶紧去倒了一杯茶水先端给元嫆。

“娘娘喝水。”

等元嫆喝完,她才给自己倒了一杯。

“娘娘,这也是阎王爷给的物件吗?”焕春问。

元嫆侧目从她眼中看到了感恩的情绪,也是,原主和焕春这一年在冷宫吃不饱穿不暖是常事,现在忽然有个‘神仙’送这送那,解决了最要紧的果腹问题可不是感激么。

“是。”元嫆咽下最后一口饼干,眉眼间染上一抹担忧,“但这些是临时送给咱们渡过难关的,他老人家不便插手太多人间的事情,之后的日子还得咱们自己想办法。”

焕春只是失望一瞬又立刻打起精神,自娘娘出嫁,她就渐渐明白没几个人可以靠一辈子,她想保护娘娘须得靠自己。

“娘娘刚才说要去领膳?昨儿夜里严嬷嬷还叮嘱奴婢,不能让娘娘见风,还是奴婢去吧。”

元嫆的本意不是去领膳,“昨日劳碌一天,该不该做的都做了,不怕了。再说我出去走一走也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是非,就没那么多眼睛盯着咱们了。”

原主和焕春都不是招摇的人,后来得知怀有身孕,两人更是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焕春在外面受了欺负也不敢还回去怕被人追上门发现原主的孕肚。

叶景琰昨夜撤走侍卫的事情和今早宣告的旨意免不了会传入有心人耳中,她如果不作为只会助长他人的威风。

当然,她还有一个不得不去的原因。

她能从原文中获取的信息有限,想要在这个世界更顺利就得更了解周围的环境。

听了元嫆的解释,焕春也不再坚持,只往元嫆戴着的斗笠里垫了一层布。

午时二刻一到,元嫆出门。

临近三伏天,元嫆出门没走几步便冒出不少汗。

她忽地想到赫赫,入伏之后照顾不好指定要长痱子,不知下次商城什么时候解锁,她要换点爽身粉。

这么想着,元嫆很快就走到咸芳宫的大门口,来领饭的妃子排成长龙。

她扫了一眼,冷宫里的人比她想象的要多。

乌压压的人群中有一抹华发引起元嫆注意,看模样和颈纹约四十多岁,最让元嫆在意的是对方脸上的疤痕。

自左眼至右唇角,长的触目惊心。

这一特征太过明显,元嫆瞬间明了对方的身份,先皇的师太妃,晋王爷的生母。

原文中赫赫登基后北狄突袭,是联手晋王后才扭转战局,事后晋王只要了一件赏赐——将师太妃迁入皇陵。

那一段简单讲述师太妃的一生,师太妃是为了保住晋王在太后面前自毁容颜,主动搬进冷宫,殁于赫赫登基的前一年。

半旧的朱红大门发出沉闷的敲击声,紧接着门上的小窗被推开,元嫆前面的长龙紧跟着一阵骚乱,她被后面的人推着往前走。

元嫆趁乱挤到师太妃身边,师太妃和其他争先恐后领饭的人不同,她端着碗笔直地站着。

元嫆正疑惑,小窗口外有人喊‘师太妃’。

师太妃不紧不慢地走上前,碗出去再回来盛着的是热腾腾的白米饭,上面盖了六块红烧肉和几片青菜。

反观在师太妃之前领饭的人碗中是干巴巴的馒头,是吃了一半的鱼,是稀拉拉的青菜汤。

元嫆打起精神,抱住师太妃这根腿肯定可以解决吃饭的问题。

猜你喜欢
  1. 养崽小说
  2. 皇帝小说
  3. 太后小说
  4. 种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