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名媛:大佬追妻请排队
重生名媛:大佬追妻请排队

重生名媛:大佬追妻请排队 如鱼得水 著

连载中 梁茵桐段麟钰 重生 名媛 大佬 重生名媛

更新时间:2020-05-25 14:10:09
前世,她是洲城第一名媛,众人吹捧的对象。明明一把好牌在手,却因嫁错人,信错人。一步错,步步错。怀胎三月,被亲妹同丈夫陷害,名誉尽毁,落得惨死。今世,为了自己同家族,她一心投入复仇之路,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男人。梁茵桐:“少帅,我一心只想复仇。”段麟钰:“只要夫人一句话,我替你复仇!”梁茵桐:“强扭的瓜不甜。”段麟钰:“扭下来是我的就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一章送你们的新婚礼物

民国十八年,日子刚过立冬,洲城就铺天盖地下了一场大雪。

齐家后院那四面透风的柴房里,梁茵桐抱着一条羊羔毯子,哆哆嗦嗦靠在墙角。

“姐姐,我这身嫁衣好看么?”

门“吱呀”一声推开,女子穿着西式婚纱,别白色蕾丝头纱,映着屋外的鹅毛大雪转了大半个圈儿。

那是梁茜,梁茵桐同父异母的妹妹。

前不久刚刚接手梁家全部的生意,一举成为州城商会排得上名的女老板。

“别做梦了,就算梁家的财产被你抢了,齐宣也不会抛弃我娶你的。”

几日饥寒交迫下,梁茵桐声音沙哑,回复也的磕磕绊绊,手却紧紧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她怀孕了,是她跟齐宣盼了三年的孩子。

“是么?姐姐还没看今天的报纸吧?还好,我专门带了。”

梁茜丝毫没有遮掩眼底的那抹厌恶,手一挥,将报纸狠狠砸在梁茵桐脸上。

#洲城商会第一老板梁建柏于昨日因病暴毙#

报纸上赫然几个大字,让梁茵桐一时之间头晕目眩,如五雷轰顶。

“不,这一定是假的!父亲明明前段时间还好好的......”

梁茵桐揪着报纸,一时心如刀绞。

父亲虽有哮喘,但已好转多年,又怎会突然再犯?

“他原来是好好地,可是他自己‘不小心‘捡到一张姐姐同野男人作乐的‘闺房照’。”

梁茜说着话语一顿,脸上均是无辜单纯:“我也没想到姐姐同那野男人的照片这么快就传得到处都是了,也没想到父亲看到照片会那么激动,居然当场气死了。”

“梁茜!你要杀要剐冲我来!你明知道那相片上的‘野男人’是我的丈夫齐宣,你为什么不告诉父亲!为什么?!”

梁茵桐怒声道,挣扎着起身扑向梁茜,却踉跄倒地。

那些“闺房照”拍于两个月前,是齐宣来探望时哄玩她亲手拍下。

美名其曰:用梁茵桐最爱的相机记录他们最‘恩爱’的点滴瞬间!

也就是那晚,她怀上了齐宣的孩子......

但谁也没想到这些相片却成为齐宣同她断绝夫妻关系的铁证,使她从“洲城第一名媛”沦为“第一荡.妇”!

更没想到这些让她饱尽侮辱的相片,会间接成为杀死父亲的凶手!

“是么?那这些相片呢?”

梁茜脸上满是讥笑,将另几张相片扔在梁茵桐的面前。

相片泛旧,画面同样引人遐想,是三年前她留洋回国在船上险些被人欺辱的相片。

当时还是齐宣英雄救美,让自己从坏人手中逃脱。

“梁茜,原来从那个时候你就开始算计我!算计整个梁家!”

梁茵桐双眸发红,喉咙一口腥甜涌上,双手用力撕扯手中的羊羔毯。

“你终于知道了?”

梁茜望着自己的纤纤玉手,颇有些不耐烦:“哦,对了姐姐,你还没发现你手里的那条羊羔毯有些眼熟么?”

梁茵桐目光一顿,死死盯着手中的那张羊羔,随之慌乱将那张毯子推开。

“鼠疫,这张毯子是弟弟得鼠疫用过的毯子......”

梁茜突然蹲下身子,目光同梁茵桐对视,杏眸天真无邪足以将人迷惑。

“对啊,弟弟的毯子是我送的。”

“梁茜,四年前弟弟他才十岁,你怎么下得去手!”

梁茵桐嘶声力竭喊道,屈辱,恨意,在心底蔓延。

竟比刺骨寒风还要凉透她的心!

“那又如何?”

梁茜皱眉,高跟鞋狠狠踩在梁茵桐的手上。

“你要是现在答应离婚,我就帮你请个大夫,或许你还能活下去。”

“我不需要!”

手上的痛楚早已麻木,梁茵桐喘着粗气,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梁茜。

也是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茜茜,别耽误了我们的良辰吉日。”

“齐宣......”

梁茵桐目光闪过一丝侥幸,虎毒尚不食子,她肚子的孩子是齐宣唯一的血脉。

这是她最后的筹码,也是她最后的希望!

她一定要活着,哪怕名声被毁,她也要为父亲同弟弟报仇!

梁茜的脚也微微一松,目光闪过一丝皎洁,早已经将一切洞悉。

“姐姐,你以为齐宣会在乎一个孩子么?”

话说着,梁茜突然倒地,一声惨叫中齐宣推门而入。

“茜茜。”

齐宣目光充满担忧。

梁茜捂着肚子,满脸泪痕,她的目光惊恐,带着委屈望向梁茵桐。

“姐姐推我,说我不配有你的孩子......”

“你难道不知道茜茜怀孕了?”

齐宣目光均是寒意,一巴掌打在梁茵桐的脸上。

“那我的孩子呢......”

梁茵桐的话还没说完,齐宣便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

小腹的痛意撕心裂肺,瞬间蔓延到全身。

梁茵桐顿时心如死灰,她的孩子没了,被他的亲生父亲杀死了!

梁茵桐躺在地上无法动弹,齐宣却像是上瘾般一脚脚踢在梁茵桐身上。

直到梁茵桐的下半身血流成河,梁茜才拉住他。

“齐宣哥哥,她还没有签字离婚呢。我可不想你为亡妻守孝,再等两年。”

“也对。”

齐宣和蔼的笑着,再看梁茵桐时已经换了一副冰冷面孔。

“梁茵桐,夫妻一场,留你一条贱命。若明日再不签字,别怪我不客气。”

话毕,两人恩爱离去。

梁茵桐瘫在地上,她的身体越发觉得冷,越发觉得喘不过气。

饿死?鼠疫发作?还是一尸两命被打死?!

她已分不清楚,她只知道她所有在乎珍惜的东西都已彻底失去。

父亲,弟弟,孩子、整个梁家......

“笔!”

忽然,梁茵桐目光狠戾起来,竟如同饿狼般凶恶。

她挣扎着在血泊中爬来爬去,摸索那被齐宣扔在地上的钢笔。

她要签字离婚,她要用一张沾染鼠疫的婚书——传达她对这对狗男女的‘恩情’!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死也不会!”

伴着一声又一声的咳嗽,梁茵桐将离婚书卷在那沾了鼠疫的羊毛毯当中。

她额头上的血一滴滴落在离婚书上,如同一朵浸满毒汁的花。

她呼吸越发紧促,面色青紫,最后只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身下,血也越来越多......

往事也如白驹过隙,一件件从脑海穿插而过。

猛然,梁茵桐不甘的瞪大眼睛。

刚刚梁茜手腕上的玉镯,分明是......

再睁眼,入耳水声清脆,夹杂扔纸牌同孩童哭泣的声音。

梁茵桐手旁静卧一只怀表,指针嘀嘀嗒嗒作响。

不远处墙上挂着手撕日历,丙寅年七月初二几个鲜红大字赫然将她惊醒。

民国十五年?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名媛小说
  3. 大佬小说
  4. 重生名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