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甜妻不乖:总裁又被她气哭了
甜妻不乖:总裁又被她气哭了

甜妻不乖:总裁又被她气哭了 烟花桃月 著

连载中 苏时初殷以墨 甜妻 总裁

更新时间:2022-08-06 10:11:28
闪婚后,苏时初成了全沪城最羡慕的女人,享尽宠爱,殷以墨对她言听计从,百般宠爱。直到他生日,苏时初满心欢喜,提着礼物推门而入,看到的却是他和别的女人相拥热吻的场景。“抱歉,苏时初,他是我的人。”原来自始至终,自己不过是殷以墨棋盘下的棋子,也将会是一枚弃子。后来,全沪城都听闻,殷总找夫人找疯了,却得到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2章

手术室外。

「手术已经开始进行,请您耐心等待。」

苏时初点点头,心里的石头放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犹豫道:「那手术的费用......」

「手术之前,已经有位先生替您交齐了费用,还带了云城的心脏搭桥特级医生过来。」

护士笑意盈盈,想起刚才见到的那个帅气的男人,眼含羡意:「苏小姐真幸福,有这么一个贴心的男朋友。」

闻言,苏时初错愕,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护士小姐,请问那位先生叫什么名字?」

看她一脸的毫不知情,护士也有些纳闷,帮她查询以后,也同样不淡定起来。

账户的落款名字,是殷以墨。

苏时初瞳孔紧缩了几分,心口莫名涌上一股杂乱的情绪。

无端的,殷以墨为什么要帮她?难道就因为自己昨天陪他睡了一晚?

搭桥手术进行的很成功,苏时初提着的心终于落下,抱着膝盖坐在长凳上,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

就在她哭的泪眼朦胧时,一个男人停在她的面前,毕恭毕敬道:「苏小姐,您好。」

苏时初抬头,眼角还漾著没擦去的泪花。

「我是殷总的助理,临淮,专程过来接您去见殷总。」

在车上,苏时初有些紧张,不安的摆弄着手指,为即将发生的事情担忧。

传闻里,殷以墨性格乖张,喜怒无常,让人捉摸不透。

临淮一边开车,一边注意到后排女人的不安情绪,想要开口安抚,却又止住了口。

车子停稳后,临淮绅士的替她打开车门,却听到苏时初在自言自语。

「天灵灵,地灵灵,各路菩萨快显灵,别让殷以墨杀了我......」

那一刻,临淮差点没忍住笑。

别墅很大,通过长长的院子走廊时,苏时初一直低着头,根本不敢乱看别的地方。

一直等到她一头撞上一个柔软却紧实的胸膛时,她才倏地抬起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刚刚紧跟着的临淮,竟然变成了殷以墨。

男人长身玉立,窗外投进来的金色光束描绘着他的轮廓,俊美冷冽,浑身上下散发著一种不怒自威的帝王气质。

「殷,殷总好。」苏时初看到面前的男人,额角冒出了冷汗,立刻做了个将近一百八十度的鞠躬礼,结果用力,差点没一头栽倒地上去。

原本面孔冷峻的殷以墨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声音清冷,却含着几分笑意:「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不用行这么大礼。」

男人眯眼,再一次上下打量面前的女人。

她五官干净,一副讨喜的模样,皮肤白皙细腻,一看就是很亲近人的类型。

至于身材......

殷以墨轻咳了几声,昨晚他已经亲自体验过了,可以算是非常不错。

「苏时初,新闻系毕业,绿光传媒报社的娱乐记者,工作是,拍摄绯闻。」

殷以墨薄唇轻启,声线薄凉:「你父亲的手术,结束了?」

看他把自己调查的这么透彻,苏时初感觉像被看光了一般,硬著头皮低头:「是的,谢谢殷总。」

「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殷以墨笑笑,眼底染上几分玩味:「但是,你还得帮我做一件事。」

「和我结婚。」

这四个字,像是炸弹一样,在苏时初的脑海里炸裂开来。

她睁大了眼睛,后退了好几步,表情僵住,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殷总是在意昨晚的事情吗?其实您不用负责的,昨晚是你情我愿,而且您也帮我付了医药费,这就足够了。」冷静下来后,苏时初清醒的开口。

虽然偶尔会做嫁入豪门的美梦,不过玩笑归玩笑,苏时初有自知之明,自己和殷以墨家庭差距太大,根本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看她竟然会拒绝和自己结婚,殷以墨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对她的兴趣更甚。

「拒绝可以,但是我很好奇,」殷以墨勾唇继续道:「你父亲的病,不仅是做手术这么简单,还有后续的其他治疗,以及相应的巨额医药费,你打算怎么解决?」

苏时初一时语塞。

「我们做个交易,你和我结婚,成为殷太太;我来负责你父亲的后续治疗,顺便给你换份体面的工作。」

苏时初抬头,表情有些许怔忪。

犹豫许久,她才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机械僵硬:「殷总,我有个问题要问您。」

「问。」

「国内真的没有优秀的女人看得上您吗?」

女人的表情一本正经,看起来格外的认真严肃。

殷以墨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帅气逼人的面孔明显有些阴郁:「你什么意思?」

「那我换个说法,以您的外表和背景,挤破头想嫁给您的贵族大小姐一抓一大把,何必非看上我这棵歪脖子树?」

这个说辞确实比刚才舒适一些,殷以墨微微颔首:「你说的没错,但是我需要的,正是一棵歪脖子树。」

......虽然这句话的意思是非她不娶,可是这比喻,也太难听了!

殷以墨懒得和她废话,叫来了临淮。

随后,她大概知道了内情。

简单来说,就是最近殷家催婚催的紧,可是殷以墨并没有合适的人选。

自己好巧不巧的,和他滚过床单,这个消息还传到了殷夫人那里,于是——

「明天带你回殷家,我妈要见你,如果没别的问题,下周就准备结婚仪式。」殷以墨语气平淡,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显然,他没打算给苏时初太多的选择。

他的侧脸隐在阴影里,显得凉薄又淡漠,眉眼里满是冰冷,仿佛这一切不过是例行公事。

原本还有些局促不安的苏时初,在瞥到他那双冷淡的眼眸时,忽然冷静下来。

「我们会离婚的,是不是?」她隐约猜到,这段婚姻不会持续太久。

殷以墨依旧是传闻里的那样,冷漠绝情,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自然也不会真的和她相守一生。

「你很聪明。」殷以墨不置可否,他向来没有打算隐瞒她的意思:「等你给殷家生个孩子,你的任务就结束了。」

听完这些,苏时初微微垂下睫毛,低头盯着地板好一阵,才慢慢的回到:「好,我会考虑一下。」

猜你喜欢
  1. 甜妻小说
  2. 总裁小说
  3. 男神小说
  4. 重生辣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