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五岁小郡主不做大反派
五岁小郡主不做大反派

五岁小郡主不做大反派 白衣眠竹 著

连载中 宋皎宋淮 郡主 反派 大反派

更新时间:2021-08-03 14:46:24
(团宠+萌宝+甜文)这一世皎皎的所有仇人都带着记忆重生了。全部都重生到了皎皎五岁的时候,将皎皎宠爱长大。姐姐:“待圆母亲遗愿之后,你们想如何处置宋皎我都毫无意见。”哥哥:“宋皎前世如此作恶多端,我厌恶她不少你们分毫,要杀要剐你们随意。”未婚夫:“恶毒妇人,害我全家劳神,我绝不对她心软半分!”后来......姐姐:“就凭你也想娶我家皎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哥哥:“昨日就是你们几个欺负了我家皎皎?来人,收拾他们。”未婚夫:“皎皎,我甚是心悦你。”被宠爱长大的皎皎:“QAQ哇你们对我真好!”众人:......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皎皎那么可爱谁管那些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5章

当年的事情距离今日,恰好过去了五年的光景。

五年前长公主在一夕之间失去丈夫与女儿,悲痛欲绝。

天子震怒,将夺嫡中落败的曹家满门抄斩,却也只换回一个小郡主身死的消息。

此事当年传的沸沸扬扬,即便是远在城郊外的赵丁等人亦是略有耳闻。

思及皎皎当年被丢弃荒野到今日捡回来亦是恰好过去了五年,赵丁脸色苍白无比,结结巴巴道:“世、世子,此事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她、她怎么会是......会是小郡主呢......”

冷不丁的视线同转过来的宋淮对上,赵丁望着对方眼角的黑痣,语气便逐渐弱了下去。

“世子,此事一定、一定有误会......”

皎皎搂着孙嬷嬷的脖子,眼巴巴的看着为赵母诊脉的大夫,询问道:“奶奶会好么?”

“小郡主放心,赵老夫人只是感染风寒,待开上药,喝上几回自然就无碍了。”慈眉善目的大夫飞快的落笔写下了方子,递给一旁的小厮后才走到了皎皎面前,温声道,“待臣为您瞧瞧伤口可好?”

方才孙嬷嬷本想着先给皎皎瞧瞧伤口,奈何皎皎执意要先看赵母,这才耽搁了下来。

孙嬷嬷揽着皎皎的腰,小心翼翼的扒开了伤口处的布料,心疼道:“您快瞧瞧。”

昨日的伤痕只成了淤青之色,然方才鞭子抽落下来的伤口却还泛着鲜血,瞧着格外可怖。

“......他们竟然对五岁的小郡主下如此毒手......”

孙嬷嬷咬牙切齿的看着大夫上药,又瞅了一眼柴房的处境,只觉得怒火中烧。

压下心底的怒意,孙嬷嬷温声道,“小郡主,您等等,奴婢去给您拿新的衣裳。”

宋淮刚刚踏进房门,迎面便见孙嬷嬷将皎皎塞到了他怀中:“......”

他蹙了蹙眉头,几乎都没有让皎皎挨着自己的胸口便要将人推出去。

“小世子,您抱着小郡主坐下,臣这才方便上药才是。”

一旁的大夫完全没有注意到宋淮要将人放出去的动作,只是低着头正在药箱里头搜寻。

皎皎懵懵懂懂的抬起了头,惴惴不安的看了一眼宋淮,便似懂非懂的要挣扎着下去。

宋淮见一旁的大夫要抬起头看过来,连将皎皎抱了回来,作出若无其事的模样。

怀中的小姑娘仿佛受了惊,僵在他怀中几乎连气都有些不敢喘。

“皎皎自己可以坐着的......”小姑娘结结巴巴的开口,底气有几分不足,“皎皎下、下去坐着......”

“那可不成,”大夫看也没看二人,严肃道,“小郡主身上的伤口诸多,要尽快用药,免得日后留疤,一会儿疼起来挣扎起来,臣怕弄伤了小郡主,劳请小世子抱劳小郡主才是。”

皎皎刚想反驳自己不会乱动,宋淮便已经平静的抱着皎皎坐了下来。

小少年一只手揽着皎皎的腹部,一只手微微搭在她的脊背上,语气有几分僵硬:“我——”

“小世子,您这样抱会勒到小郡主的,”大夫谴责的视线落在了宋淮的手上,“臣要上药了。”

宋淮面上“嗯”了一声,视线落在皎皎一头枯草似的头发上。

他看似双手十分熟稔的抱着皎皎,实则双手都不过只有几个指腹揪着皎皎的衣裳。

宋淮垂着眼睛,大夫又正专心给皎皎上药,一时之间未曾察觉到宋淮眼底的厌恶之意。

怀中的幼童因为痛楚时不时微微抽动一下,倒是没有过多地幺蛾子。

宋淮有些不耐烦的偏过脑袋,语气却格外温柔道:“这几日伤口能好么?”

大夫只以为宋淮关心皎皎,便乐呵呵道:“有些是陈年旧伤,只怕要些时日才能去掉痕迹,这些新伤尚需好生调养,小世子不必担心,待微臣开上一剂古方,保准小郡主不会留下伤疤。”

知晓大夫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宋淮也并未打算解释。

他的确憎恶皎皎,倒也不在乎皎皎身上有无伤痕,但是他在意长公主,知晓长公主会在乎。

宋淮暗自叹了口气,语气微微带着几分严肃:“你动来动去做什么?”

原本在宋淮怀中有所动作的皎皎在一瞬间僵住,却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自己的身子,局促不安的攥着自己的衣裳:“皎皎、皎皎身上脏的,怕弄脏了你的衣服,会、会洗不干净的......”

宋淮蹙了蹙眉头:“不过是小事罢了,你不用这般——”

冷不防同皎皎抬起的视线对上,触及小姑娘眼底的茫然不安,宋淮顿了顿,语气仍旧冷淡无比:“......只是一件衣服罢了,若是脏了便不要了就是,你莫要乱动,上了药便不会难受了。”

怀中的皎皎一副茫然天真的模样,宋淮亦不好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太过。

思及长公主如此思念皎皎,若是自己对皎皎恶意太重,只怕要平白无故惹母亲伤心,他上一世因见母亲日渐衰弱,这一世自然不愿意让长公主再多添烦恼之事,皎皎如今虽然年幼,可到了现下都未曾喊他一句哥哥,倒是同上一世一模一样......可见皎皎的劣根性是自小便有的。

宋淮心底冷笑一声:不过做戏罢了,上一世难道二人做的戏还不够多么。

宋淮思绪诸多,皎皎却安安静静的伏在他怀中一句话都不敢说,是以等大夫将药上完之后,宋淮低头一瞧,怀中的小姑娘却是不知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宋淮:“......”

猜你喜欢
  1. 郡主小说
  2. 反派小说
  3. 大反派小说
  4. 辅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