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小乖乖进门后,大叔夜夜归家
小乖乖进门后,大叔夜夜归家

小乖乖进门后,大叔夜夜归家 之之莱 著

连载中 喻浅厉闻舟 大叔

更新时间:2024-06-17 20:42:48
喻浅一直以为自己在厉闻舟眼里是特别的。哪怕待在他身边没名没份,她也能做到极尽乖巧,听话懂事,甘之如饴被他召来挥去,毫无保留的深爱他。直到厉闻舟订婚的消息传来,喻浅不信,还傻傻跑去质问,可却换来他轻描淡写一句:“是我对你不够好么?”那一刻喻浅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一心一意就是一场笑话,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个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完了。

昨天走太急,别说把验孕棒收起来了,她自己都没来得及看到检测结果。

喻浅犹豫着该怎么给乔召漪一个合理的解释,两人虽是要好的朋友,但她跟厉闻舟的事是对任何人都不能提的,乔召漪也一直以为她单身。

“召漪,那支验孕棒……”

喻浅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乔召漪一句惊雷砸过来——

“浅浅,有两条杠欸。”

什么?两条杠?!!

喻浅整个人都懵了,脑袋里一片空白,耳膜似乎被什么敲击着嗡嗡嗡的作响。

她真的怀孕了吗……

不,也不定的,或许是乔召漪看错了呢。

喻浅内心很慌乱,但还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此刻她握紧手机的力道犹如握住救命稻草:“召漪,你确定真的看清楚了吗,是两条红杠吗?”

电话那头的乔召漪很心虚:“额,我……也不太确定。”

“不确定?”喻浅心头一沉:“是另一条红杠不明显吗?”

乔召漪解释:“刚才我进来卫生间没注意到洗手台旁边放着验孕棒,一不小心弄翻到盥洗盆里了,你这盥洗盆里头的水也没放掉,就,就浸了水。”

听到浸水,喻浅心情更加杂乱。

盥洗盆里的水里混了洗手液,这两条杠到底是不是怀孕这下也说不准了。

‘叩叩叩-’

屋外传来敲门声。

喻浅回过神,立即对电话那边说:“召漪,验孕棒的事情我晚点给你解释,有人来敲门了,应该是老爷子要见我。”

“哦,那好吧。”乔召漪也清楚厉老爷子那耽误不起:“记得离开厉家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吧。”

“嗯。”

挂断通话,喻浅趿起拖鞋披上外套去开门。

本以为是管家,没想到是柳晚敏。

“妈。”喻浅喊道。

柳晚敏脸色不太好看,但也没责备喻浅,一开口语气还带了几分体谅:“我也是很晚了才知道老爷子又把应楼叫过去,让你扑了个空。”

喻浅微怔,原来昨晚厉应楼不在房间里。

喻浅侧身让柳晚敏进来,顺着话接:“大哥三年没回来,爷爷很想念他,肯定也有说不完的话。”

柳晚敏踏进屋内,脸色看起来也缓和了些:“老爷子知道你回来,还特意让管家留你住下,你看,就算没有血缘关系,老爷子也是疼你这个孙女的。”

喻浅心想,她母亲要是知道老爷子为什么留她,恐怕要气得暴骂她一顿!

“对了!”

柳晚敏忽然转过头问道:“昨晚应楼不在三楼,你怎么上去待了那么久?”

喻浅心头一惊,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柳晚敏见状,冷哼一声:“是以为我不知道老爷子叫走了应楼,打算今天敷衍我是吧?”

喻浅唇角扯出一抹好似被看穿的囧笑:“不是。”

“不是最好。”柳晚敏没打算多待:“老爷子已经起了,想必一会儿就要见你,你赶紧收拾一下,记得打扮精神点。”

“妈,”喻浅在后边问道:“叔叔最近的精神状态稳定吗?”

喻浅口中的叔叔,正是她现在的继父,厉家二爷厉世锦,患有精神方面疾病。

柳晚敏脚下稍顿:“挺稳定的。”

喻浅立即又问:“那南新呢?”

厉南新是柳晚敏跟厉世锦生的儿子,是喻浅的弟弟,两人是同母异父的血缘关系。

柳晚敏有些不耐烦地回了句:“等会儿你就能见到南新了。”

喻浅抿起唇角。

八点半,管家来叫喻浅去前厅。

出门之前,管家回头递给喻浅一个很复杂的眼神,喻浅心头装了明镜,自然明白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什么也没问,乖乖跟着管家去厅堂见老爷子。

到了门口,喻浅正要进去,这时迎面突然抛来一个篮球直冲喻浅面门——

这球飞来的突然,喻浅来不及避开,下意识闭眼抬手去挡住。

这一刻她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要被砸太惨!

砰一声!

然而,预料之中的砸痛没有传来。

倒是屋内传来一道稚嫩的惊慌声:

“三,三叔。”

还闭着眼睛的喻浅,冷不丁听到这声三叔后倏地睁开眼,当看见站在一侧的高大身影时,心头一怔。

竟是厉闻舟。

他不知何时出现,替她挡住了那个砸来的球。

“三爷,您手没事吧?”管家满脸惊惶。

厉闻舟侧目看了管家一眼,这一眼看得管家直冒冷汗,当即转去看喻浅。

喻浅反应极快:“谢谢三叔,多亏了您。”

厉闻舟扯唇轻哂,收回的目光扫向厅内,随后落在躲到太师椅后边,一脸怯生生的厉南新身上。

此刻厉南新小脸都吓白了,小手紧紧抓着太师椅扶手。

正在喝茶的老爷子察觉,垂眸看了看扶手上的手,怫然不悦:“他是你三叔,又不是什么吃人的野兽,有什么好怕的。”

“谁说只有野兽才吃人。”

厉闻舟阔步进来,在老爷子身侧的太师椅上坐下。

老爷子呷了一口茶,撩起眼皮:“南新胆小,你一个当长辈的,吓唬他做什么。”

厉闻舟语气极淡:“晚辈要有晚辈的规矩。”

老爷子放下茶盏,沉沉开口:“南新,过来认错。”

整个厉家,除了老爷子这个一家之主,其他人都是有些怕厉闻舟的。

厉家生意做得广泛,集团产业几乎垄断整个白市,明面上是厉老爷子一手遮天掌着大权,而真正掌控主要特殊产业的人只有厉闻舟,人人敬他,人人也都怕他。

厉南新年纪虽小,不谙世事,但每次只要看到厉闻舟,就跟老鼠看见猫似的,怕得不行。

老爷子发了话后,南新才一步一步挪过来后,然后耷拉着脑袋站在厉闻舟面前,怯生生喊道:“三叔,我知道错了。”

厉闻舟眉眼冷淡:“方才扔球是想砸谁?”

厉南新小身板抖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厉闻舟慵着上半身往后靠:“是么。”

厉南新那表情看起来都快吓哭了。

一旁的厉老爷子看不下去,冷不丁道:“多大岁数的人了,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难不成你是在给门外那丫头出气?”

这话一出,安静候在门外的喻浅蓦地惊出一身冷汗。

猜你喜欢
  1. 大叔小说
  2. 娇娘小说
  3. 强势归来小说
  4. 景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