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重回七零,粗糙汉子娇媳妇
重回七零,粗糙汉子娇媳妇

重回七零,粗糙汉子娇媳妇 苏笛 著

连载中 苏笛赵如山 媳妇 重回七零 七零

更新时间:2020-07-29 14:04:21
苏笛穿成了70年代下乡女知青,嫁给了六年只回过一趟家的糙汉子,却有三个便宜孩子要养活。婆家出极品,娘家出恶霸,各个盼着苏笛倒大霉、成衰人!结果人家过的风生水起、好不自在!所有人都说赵如山娶了只母老虎,男人冷哼一声,只有他知道自家媳妇到底有多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8章

“宝山啊,你瞧瞧,大家对你当这个生产队长的意见很大嘛!”赵乾坤瞥了一眼赵宝山冷冷道。

“书记,这都是误会,误会而已!”赵宝山边擦汗边解释道。

“也别管是不是误会了,咱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既然人民群众对你这个干部有意见,那你的工作先停一停,等我们调查清楚了你再来上班吧!”赵乾坤冷冷道。

“别啊!”赵宝山立马大叫:“书记,我都入赘了,那就跟嫁出去的闺女没啥两样,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赵家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啊,你可不能牵连无辜啊!”

听着这男人把自己比成出嫁姑娘,众人眼中闪过鄙夷,这男人跟他老子娘一样不要脸!

“宝山,你这说的是啥话啊,我可是你娘,咋能跟你没关系啊!”

赵老婆子一听儿子不管他,吓得直接大叫,就凭她以前干的那些个龌龊事,要赵宝山不管她了,那村里头这些人还不得生嚼了她!

老婆子被苏笛揍的鼻青脸肿,再加上此刻她哇哇乱叫,口水乱喷,赵宝山看的一阵厌恶,他这老子娘成天不干正事,就会给他惹麻烦。

“是啊,四弟,咱们可是打断了骨头都还连着筋的亲兄弟啊,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赵银山捂着发疼的胸口,满脸是血的爬到赵宝山面前道。

赵宝山别开脸,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别求我,我是人民群众的干部,代表的是全村人民,既然人民都觉得你们做的不对,那你们就是做错了!”说完,又望向赵乾坤道:“书记,不用顾忌我的面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

赵乾坤抽了下嘴角,心里头想着这赵宝山是**的蠢到听不懂自己的话呢,还是故意装傻充愣想糊弄过去,不管是哪个,他赵乾坤都不想放过这小子。

一来赵家的确做的过火;二来,他也想为当初这小子拒绝自家闺女的事情报仇!

“放心,我是不会顾忌你面子的,所以,你这职该停还是得停!”说完,就对着身旁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道:“青峰啊,赵宝山停职期间,你就先顶上吧!”

不等赵宝山开口,便已经叫了村民把赵银山和赵老婆子捆起来带到大队里面,打算晚上开会批·斗了。

赵宝山心里头那叫一个气啊,合着自己都这么低三下四了,赵乾坤竟然一点儿面子也不卖给自己!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死老头,你给我等着,我收拾不了你,自有人能收拾你!

还有那赵如山一家子,老子通通都不会放过的!

一群人走了,知青宿舍的院子安静了下来,赵如山摸了摸苏笛的发顶柔声问道:“吓坏了吧?”

“......”

苏笛怀疑这男人的眼睛有问题,就刚她打老娘们的那凶悍劲儿,哪里像吓坏的样子啊!

“爹,二妞吓坏了,二妞要抱抱!”赵二妞从苏笛身后钻出来,张开双臂撒娇道。

“好!”

赵如山轻轻松松就把赵二妞抱了起来,一只手抱着自家闺女,另一只手则牵住苏笛的手,三人两个开心,一个别扭的往屋子里头去。

“......”

赵大虎看着这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开,额头上多出了三道黑线,喂喂喂,我一个大活人你们看不到吗?

虽然他是男的,可他才六岁啊,还是个孩子呀,他也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滴呀!

三人回到屋里,被赵大虎叮嘱不要出来的赵小虎一把扑进苏笛的怀中,哼哼唧唧道:“娘,我怕!”

“不怕不怕,爹把坏人都赶跑了!”苏笛拍着赵小虎的后背,柔声安慰道。

赵如山怕苏笛抱着小孩儿累,便用另外一只手把赵小虎抱了过来,俩孩子见自己都被爹抱着,立马开心的笑了起来。

苏笛见面前的男人连抱俩孩子都气息不乱,再看那衣袖里头胀鼓鼓的肌肉,一时之间竟有些想歪了!

站在外头的赵大虎安慰自己,他爹只是喜欢抱女孩子而已,结果一进门,就看到赵小虎也被抱在怀里一脸开心的样子。

“!!!”

赵大虎只觉得自己肚子里咕嘟咕嘟的冒出了酸水儿!

赵如山在屋子里陪着孩子们玩儿,苏笛则去了厨房做早饭。

吃过早饭,苏笛帮着赵如山收拾行李,还真被赵老太猜对了,那大包里头装了好些个精贵东西。

一大袋子的糖果,干蘑菇、干木耳、熏鸭腊肉啥的一堆,还有小孩子爱吃的水果罐头和麦·ru·精等等,全是这年头大家不舍得买的稀罕物。

“我原想给你们买衣服的,可也不知道你和孩子们穿多大,就没买!”

赵如山说着,从背包的夹层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这是我的转业费,你拿着钱给自己和孩子们置办几身衣服吧!”

苏笛接过信封掂量了一下,沉甸甸的,少说也有个千把块钱了,后来数了数才知道,里头竟然有五千块!

五千块啊!

那是什么概念!

在农村,全家一年都攒不了多少钱,这五千块简直是巨款啊有木有!

可一想这年代买啥东西都要票,没票的东西又死贵,就像上次没买啥东西就花了几十块钱。

这么一想,苏笛又蔫儿了,哎,这沉甸甸的钱还不如给她换成布票、粮票、肉票、副食品票呢!

就在苏笛胡思乱想时,身后一只大手再次伸到了自己的面前:“这是我攒下来的票子,你看看家里头还需要点儿啥,拿去花了吧!”

“......”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啊!

苏笛接过一叠票子翻了翻,里头粮票、油票、肉票、布票啥的都有,还有两张鞋票!

“有这么开心吗?”赵如山瞧着自家媳妇喜滋滋的样子,不由自主的也弯了弯嘴角问道。

“当然啊!这票子可比钱精贵多了!”苏笛说着,就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咱们现在就带着孩子去供销社买东西吧?”

许是起的有些着急,苏笛才一起身便觉得一阵眩晕。

“小心!”赵如山一把将人搂入怀中。

浓重的男人味瞬间钻入鼻尖,苏笛整个人都颤了颤,一张脸红成了熟虾子,轻声道:“孩子在外头呢!”

“我就抱抱,不干嘛!”赵如山亲了亲媳妇的发顶,语气是外人从未听过的温柔。

苏笛也就随他去了,乖乖的靠着男人的胸膛不说话。

屋内寂静而温馨,赵如山搂着软嫩嫩的媳妇感叹道:“没想到我赵如山有一天也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咱这儿可没有炕头!”苏笛听着赵如山咚咚咚的心跳声笑着道。

“没事,你要喜欢,等咱建房子的时候给你垒一个!”赵如山道。

俩人这边甜甜蜜蜜的聊着天,知青院外却传来嘈杂的喊叫声,紧接着就听到“哐当”一声响,自家的房门被人从外头踹开了。

只见治保主任张正庆耀武扬威的从外头走了进来:“赵如山,你被逮捕了!”

说完,便朝外头大喝一声,立马有四个民兵跑了进来将赵如山围住。

“你们干嘛?”苏笛跑到赵如山的面前,冲着张正庆喊道:“我男人犯啥事了,你们凭啥逮捕他?”

“犯啥事你们不知道?”张正庆冷哼一声:“赵宝山把你们殴打他三哥、欺负他老娘的事捅到县里头去了,现在是县里头下命令逮捕赵如山!”

又是赵宝山!

苏笛此刻想杀了这贱男的心都有!

“行了,别墨迹了,县城里头的人还在村外等着呢!”张正庆对着赵如山道:“小老弟,也别说我不照顾你,这手我也不给你绑了,麻溜的跟我们走吧!”

赵如山面色冷静,对着苏笛道:“你和孩子们安心待家里,我去去就回!”

听着他的话,张正庆看了他一眼,这小子还真是无知啊!

去去就回?

怕是有去无回咯!

赵宝山没啥权力,可他那岳丈在县里头有人脉,捏死一个人就跟蚂蚁一样简单!

猜你喜欢
  1. 媳妇小说
  2. 重回七零小说
  3. 七零小说
  4. 娇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