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最牛姑爷
最牛姑爷

最牛姑爷 青橙 著

连载中 萧权秦舒柔 最牛 姑爷 最牛姑爷

更新时间:2020-07-03 15:30:06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五章胸有成竹

厨房里,萧权哪里知道秦大小姐来过,他感叹一番后,开始梳理科举的题目。

多亏萧定多次参加乡试,这让萧权摸清了规律,接下来的乡试考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考四书五经,第二部分就是试帖诗。

试帖诗和平日里唐诗宋词有差别,在博物馆中,收藏有对试贴诗的明确要求,萧权不仅熟悉这规矩,历代状元的试帖诗,他皆有记忆,应付起来得心应手。

试帖诗除要求对仗工稳外,最难以掌握的便是用典,又叫做用事,就是要求所用之辞要有出处,或是历史典故,或为前人用过的辞句。用典还切忌牵强、堆砌和冷僻,讲究正用、借用、明用和暗用,否则就会名落孙山。

了然于心的萧权安心地睡下,现在也不用请安了,能睡到自然醒真是乐极了。

他靠着门板,听着夜里呼呼的风,难以入眠。夜里寒气重,萧权翻来覆去,最后起来往灶里烧起了熊熊的火,把寒气驱了,这才安然入睡。

这一睡就是日上三竿,萧权被小厮叫醒,说是秦老太太请他去用午膳。

虽然不用请安,可每月十五的午膳和晚膳,没有特殊情况下,都是一家人用膳。

萧权简单洗漱后,随着小厮来到了正厅。

富贵人家的吃食与平民不同,糕点精致,肉菜丰盛,饿了一天的萧权肚子咕咕地响了起来。

萧权平时是一个喜欢吃辣的人,饭桌上面的菜虽然丰盛,却清汤寡水,清淡得很。他问道:“秦家人不爱吃辣椒吗?”

小厮眉头一皱:“姑爷,这辣椒是何物?”

辣椒在华夏是后期才从国外进来的,是外来蔬菜,看来现在大魏还没进口。

萧权道:“辣椒,形如牛角,鲜红无比。入口有灼烧感,入喉鲜麻,入身发热,此时人有浑身发麻、飘飘欲仙的妙感。有它在此,饭能多下三碗。”

小厮吞了吞口水,从未听过此物,姑爷是如何知道的?他眼睛巴巴地道:“小的也想吃。”

“这得看机缘了。”萧权瞥了一眼饭桌上的清淡饭菜,琢磨着以后把辣椒引进才行。三天不吃辣尚可,三年不吃辣可不行。

“老夫人到!”这时,一个丫鬟通报道,萧权站在一边,垂手等候。

只见秦老太太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秦家的孙子辈,秦风、秦南、秦北,还有让萧权眼前一亮的秦舒柔。

这是萧权第一次见秦舒柔,她天姿国色,身形窈窕,眉眼灵动秀气,一双纤纤细手扶着老夫人。

大家直接走过来入座,除了秦风瞪了萧权一眼,其他人视他如空气。

秦家人坐了好位置,留了一个小缝隙给萧权,他的凳子都被挤了出来,只能站着吃。

秦舒柔姿态柔顺,有礼有节地伺候着老太太,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闺秀的矜持和端庄。

这要是放在现代,秦舒柔靠一张脸就能得到万千男人的喜爱,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也难怪她看不上萧定了。

秦家人动筷了,却没有人招呼他。秦南和秦北更是一脸挑衅地看着他,把菜放进了嘴里。

萧权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讨秦家人喜欢的。他得赶紧吃完饭,然后回去补补诗词。

这么想着,他就将就着坐在凳子上,端起碗筷,从那一条不大不小的间隙中,夹起菜就吃。

秦老太太脸一黑,本来想打压一番萧定,让他知道秦府的规矩,让他自觉些夹起尾巴做人,却想不到他如此大胆。

秦舒柔也一愣,萧定也算是个读书人,怎的这般不把规矩放心上?

秦风怒目圆瞪,喝道:“你为何用膳?让你用膳了吗?”

萧权正咬着一口鸡肉,听到这话,边嚼边道:“兄长说笑了,我来这里不用膳,难道是来当和尚四大皆空、酒肉不沾的么?”

众人一惊,别人都说萧定平日里畏畏缩缩,口口声声都是圣贤书,现在想来是装出来的。看他这般伶牙俐齿,满嘴肥油,哪里还有书生样。

秦舒柔更是厌恶,双眸弥漫出氤氲的泪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她倒不是被气哭的,而是自己身份如此尊贵,夫君却是这样的人,内心委屈之极。

秦风拍着桌子道:“萧定!食不言寝不语!对长辈说话之时,应口齿端正!你一边吃一边回话,你恶心谁?”

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就能把这群迂腐的古人气成这样?

特别是秦舒柔,嫌弃得快要落下泪来,又羞又气。

哈哈,萧权快没笑死,这秦家人竟刻板得有些可爱。

萧权偏偏还问一句:“娘子,你为何哭了?”

秦舒柔见他不思悔改,目无尊长的模样,把头偏了过去,偷偷擦了擦自己恨命运不公的眼泪。

即使是落泪,她依然是神仙姿态,看得萧权有些呆。

秦南拍案而起:“姓萧的,你嘴巴干净些!谁是你娘子?就你这样,配得上我姐哪里半点?要不是我们秦府可怜你没吃饱过饭,今日这午膳你怕是用不上!”

秦南嘴里都是高高在上的施舍,明晃晃地羞辱着萧权。秦南和秦北虽然是孪生子,但好认,秦南右眉有痣,而秦北没有。

萧权头一侧,微微一笑:“三弟,试问成亲拜堂了还不算我娘子,那像三弟天天在怡红院一口一个叫得亲热的娘子,才算娘子?你这是羞辱我呢,还是羞辱你姐?”

秦南和秦北瞳孔一震,他们平日里在外面胡闹,在怡红院游龙戏凤,秦老太太都不知情。秦家乃将门之家,对年轻一辈管得特别严厉。

秦南和秦北两个人,是秦府的骄傲,生得标致,又有才情。平日里,所有人都对两个小公子赞美有加,秦老夫人自然引以为豪。

秦老太太为人正派,连萧权吃饭说话都忍受不了,更别提那些纨绔子弟做派了。

秦老太太和秦舒柔的脸色皆变色,一听扯到亲姐的身上,秦南急了,吼道:“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何曾叫过她们娘子!我都是叫她们姑娘什么的!”

大厅内,雅雀无声。

秦老太太面露怒色,本来还以为是萧权口不择言,现在失望和怒火涌上心头。

秦北偷偷扯了扯秦南的袖子,让他不要再说话了。秦南被这么一拉扯,被气得发热的脑子才清醒了过来。

好个萧权,伶牙俐齿不说,还挖个坑等他跳下去!

“三弟对怡红院的那些女子,倒也算有礼数,没有因为她们是风尘女子就轻薄地叫娘子。想来,三弟去怡红院,一定是和这些姑娘研究诗词歌赋去的,实在是勤奋好学。”

秦南秦北被气得猪肝色,却不敢再说半句。

秦老太太眸中怒火中烧,平日里她夸这两个孙子,其他贵妇人都点头称是,看不出来半分虚伪,却又面露几分难色,看来她们都知道秦南秦北在外胡闹了!

猜你喜欢
  1. 最牛小说
  2. 姑爷小说
  3. 最牛姑爷小说
  4. 周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