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历史军事 > 三国雄兵
三国雄兵

三国雄兵 东一方 著

已完结 张绣黄月英 三国

更新时间:2020-06-18 09:04:29
张绣重生,誓要报仇雪恨。这一世,我要诛曹灭刘,我要佳丽三千,我要做那九五至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张绣不卑不亢,泰然自若,说道:“我判定袁绍会被淘汰,理由有三。”

“第一,袁绍内部不稳。”

“诸位刚才聊天时,提到了很关键的一点,袁绍麾下人才很多。”

“的确,袁绍有颜良和文丑这等虎将,也有张颌、高览等智将,还有逢纪、郭图、许攸、审配、辛评、田丰、沮授等谋士,可谓是人才济济。”

“武将且不论,单说文臣。”

“审配刚正,许攸贪婪,两人互为仇敌,都看对方不顺眼。田丰耿直犯上,郭图趋炎附势,双方又是对立。其余人等,各有立场,各有矛盾。”

“重臣相互攻讦,袁绍却听之任之。”

“天时、地利、人和,乃是三大关键。可袁绍的人,各有私心,一遇到事情后,不是先解决事情,而是相互攻讦。”

“这等局面,徒增内耗。”

张绣侃侃而谈,继续说道:“第二,袁绍宠溺幼子,不喜长子。”

“袁绍膝下有三子,长子袁谭,次子袁熙,三子袁尚。”

“三个儿子中,袁谭、袁熙各自领兵,各有实权。袁尚虽小,却在袁绍膝下承欢,而袁绍也最喜幼子,意图册立幼子为继承人。“

“要册立继承人,应当立嫡立长,以袁谭为首。可惜,袁绍看上的是袁尚。”

“而袁谭、袁熙和袁尚背后,各有支持者。”

“所谓的支持者,也就是袁绍麾下的谋士,以至于袁绍麾下形成了三个派系。”

“若是在太平盛世,三子争权,倒也无妨。可如今是大争之世,诸侯相互争斗,袁绍麾下却派系林立,相互攻讦夺权。”

张绣的分析,在一步步的推进。

第一,是文臣不稳,增加内耗。

第二,三子争夺,进一步加剧了内部争斗。

徐庶一副赞同神情,说道:“阁下的分析,的确有一定道理,但还不是最关键的,接下来的第三点呢?”

张绣说道:“第三,袁绍刚愎自用,驭下无方。”

“一个势力中,主君最想看到的,是麾下的臣子众志成城。可是,主君最不想看到的,也是下属万众一心。”

“很矛盾,却很现实。”

“因为主君需要下属相互制衡,以便于掌控局面。”

“袁绍麾下的臣子,各自为政,相互攻伐,或许是袁绍故意为之。他要分化臣子,让众人不齐心,以便于他权衡管理。”

“关键在于,袁绍没有驾驭下属的手段。”

“他对战略布局,对行军布阵,对国家大事,不是考虑哪一个方案正确,就选择哪一个方案?而是看哪一方的人多,就站在哪一方。”

“表面上,袁绍广开言路,实则好谋无断,刚愎自用。”

“即使袁绍聪慧,即使袁绍有好底子,但无法在关键时候做出决断,不能节制下属的攻伐,便是袁绍将来落败的关键。”

张绣问道:“诸位,以为然否?”

“妙,实在是妙。”

徐庶率先抚掌称赞,感慨道:“一、二论点,只能说是抛砖引玉,算不得什么。”

“第三点,可谓点睛之笔。”

“正如公子所言,袁绍刚愎自用,无法驾驭下属,是他失败的根源。如果袁绍能驾驭下属,那么下面的争斗,就只会按照袁绍的引导方向走,不会生出大事端。”

“可袁绍驾驭不住,必定酿成祸患。”

徐庶脸上神情很是欢喜。

他觉得遇到了知己,崔钧、孟建和石韬,都认为袁绍能成大事,唯独他没有表态,就是因为他认为袁绍最终无法成事。

崔钧皱眉道:“袁绍驾驭下属,当真如此无能吗?阁下言之凿凿,可有确切消息?”

孟建附和道:“袁绍毕竟是一方雄主,不至于如此无能。再者,口说无凭。阁下刚才的话,只是你的看法,未必真是如此。”

两人反驳,张绣轻轻一笑。

这不是问题。

张绣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徐庶,笑问道:“阁下怎么称呼?”

徐庶道:“颍川徐庶,徐元直!”

张绣颔首道:“徐先生赞同我的话,必定有所判断。不知道,徐先生是怎么考虑的?”

对于张绣来说,孟建、崔钧等人,他不怎么放在心上。虽说这些人也有才华,至少能担任一郡太守。但如今的张绣,不需要他们。

张绣在乎的,只是徐庶一人。

徐庶抖了抖衣袍,缓缓道:“其实判断很简单,十八路诸侯讨董,袁绍被推举为盟主,占尽优势。可袁绍坐拥盟主的大义,却不能权衡各方,最终导致联军溃散。可见袁绍驾驭下属的能耐,着实一般。”

“十八路诸侯,各有心思,各自为政。同样的,袁绍膝下的三个儿子和谋臣,也都各有心思,,又各自行事。”

“有一些差别,却大同小异。”

徐庶自信道:“这是我的判断,公子以为如何?”

张绣说道:“徐先生洞察入微,令人佩服。”

崔钧、孟建和石韬一听,愣了下,都是苦涩一笑。他们都是聪明人,诚如徐庶所言,袁绍昔日驾驭不了十八路诸侯,如今一样驾驭不了他的子嗣和谋臣。

情况不同,却是相似的。

徐庶对张绣很有好感,说道:“公子的一番言论,堪称精辟。公子才华卓越,定然不是泛泛之辈,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张绣道:“在下张绣!”

徐庶眉头扬起,有些惊讶道:“公子是西凉张绣?”

张绣点了点头。

徐庶笑了起来,道:“我等都以为,张将军是一介莽夫。没想到,张将军如此睿智,是徐庶着相了。”

张绣道:“徐先生谬赞了。”

徐庶继续道:“张将军押解着文聘和蔡瑁到襄阳,还敢独自出来游玩,难道,张将军不怕他们被劫走吗?”

张绣神态自信,回答道:“我既然敢出来游玩,自然做了万全准备。不怕刘表来劫人,就怕刘表不采取行动。刘表采取了行动,反而有利于我接下来的谈判。”

徐庶思索一番,眼中明亮,称赞道:“这么说来,张将军在城中游玩,是故意为之,是要引蛇出洞了。”

张绣道:“顺手而为罢了。”

事实上,张绣的确是顺手而为,他这一趟出来,主要是招揽徐庶。

张绣也不打算绕圈子,主动道:“本将南下襄阳时,差人打探襄阳的消息。探子送回的情报中,就有关于徐先生的。徐先生有经世之才,今日得幸偶遇,张某不才,请徐先生出仕,担任军师。”

此话一出,众人变色。

徐庶也是一样,表情很惊讶,没想到张绣如此直接,才刚一见面,就直接招揽。

猜你喜欢
  1. 三国小说
  2. 婚姻小说
  3. 主母小说
  4. 傲娇皇帝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