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心理师追凶档案
心理师追凶档案

心理师追凶档案 给10年后的你 著

连载中 何景辉谢楚楚 追凶

更新时间:2021-07-21 18:49:19
我叫何景辉,是公安局特别聘请的心理顾问,让我告诉你们,那些局里不为人知的惊悚悬案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章脖颈上的紫穗槐花

“队长,那男尸的头飞到公安局里了!!”

“队长,求求你带我回去,我不想死在这里,啊啊,来了,满地都是紫穗槐花,好多死人!”

“队长,那些污水在上涌,怎么办?我们都要溺死了!”

这夜我本来还在酣睡,谁知道一个急促的电话把我吵醒,我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才听了片刻内心顿时咯噔了几下,怎么会?我们富明市一直以来治安都特别好,为何拱桥下会出现浮尸这种现象?到底是谁做的?

我叫何景辉,是公安局特别聘请的心理顾问,在富明市警校毕业,专门研究犯罪心理学,在富明市已经待了20多个年头,我在公安局工作也已经有一段时间。

一番通话后,我挂起电话穿上一件紧身外套,背上一个勘察箱,我按照来电警员的说法,不到10分钟就驱车来到新月桥洞。

这是富明市的一座拱桥,附近是一座植物公园,里头设有钓鱼场,拱桥的下方是一条极其浑浊的臭水沟,当中的污水粘稠而漆黑,散发着让人倒胃的腐臭,周遭被无数巨大的桑树遮盖,能见度极低,远处还能看到一座深邃的城市,发出惨淡的灯光,远远看去,格外瘆人。

拱桥的污水中,此刻被打捞上来一具男尸。

男尸的头部不见了,脖子竟然被锐利的凶器破开,按照轮廓大我看凶器应该是斧头,膝盖、脚踝、大腿、小腿、手腕、胸膛、腹部等大部分位置都是指甲的抓伤,身上支离破碎、血肉模糊,更加恐怖的是他的脖子上竟然还插着一株紫红色诡异的花朵!

“这是什么花?难道是凶手留下的?”法医谢楚楚问我,她是我们警队最专业的法医,一具修长婀娜的身材,白莲般的柔软玉手,细长诱人的修长玉腿,当然今天她那**都被法医职业装包裹了,戴着护目镜的她看起来很专业。

“紫穗槐花!”我飞快地回答道着,和她一起戴好乳胶手套。

此花释放出的花粉奇毒无比,传说还有致幻的作用。

此刻我还发现男尸的双手抱拳,腹部好像夹杂着什么东西,我用镊子夹了出来,竟然发现是一种价值不菲的玛瑙。

这是死者身上的?不过他不可能把玛瑙放在这,莫非是凶手留下的,那他这是什么用意,这个凶手应该很富裕,不然怎么杀人还给死者送那么昂贵的礼物。

双手抱拳看起来在祈祷,这情景让我想起一种什么仪式。

我把玛瑙先交给谢楚楚,然后让她放进物证袋,死者在水里浸泡的时间不长,没有出现巨人观,但已经有点发臭了,我和法医谢楚楚先蹲在地上检查,很快谢楚楚也来了。

我和谢楚楚检查尸体的头颅、双手还有双脚,从尸斑和尸僵等情况来分析,死者落水的时间最多就3个小时左右,我让尸体给她们检查,自己站起来在桥洞下的变异发现有鞋印,对比死者的大小发现是他留下来的。

鞋跟朝内,看起来他是自己跳进去水里一般,要是这样这就是一起自杀案,不过情况真的如此简单吗?

死者落水后,应该没有动过,我们发现他的脚下有水草缠绕的痕迹,应该系落水后造成的。

谢楚楚气定神闲的蹲着,对于她来说,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断头尸体,只是一件用来雕塑的工艺品,而这个雕刻师就是她本人。

她使用肛温计检查死者体内温度,活动死者关节,看看瞳孔聚散等情况后就说道:“死者身上有许多出血点,疑似是指甲造成的,死者的体型健壮,鼻子里有耳钉,头发被染过,衣着花俏应该是一名混子,表面上他似乎是自杀的,但身上的指甲伤却解释不了,所以这家伙应该是被人谋杀的,这种指甲一定有问题!”

我点头道:“没错,这里平时很少有人,加上是桥洞根本没有摄像头,看来只能先把尸体带回去了!”

可这个时候,我突然又发现了什么说道:“鞋子有问题,比起他脚的大小,好像多出了一码,我怀疑是被人换掉了!”要不是我提起来,其他人都没有留意到这一点。

法医助手黄丽玲此刻也是点头称是,说我发现的很细致。

我拿起尸体的鞋子发现果然和死者的双脚大小不符,看来是凶手替换的,或许死者的鞋上遗留了凶手的什么痕迹,他必须要拿走,不然就会被我们发现。

我观察死者身上的指甲抓痕,说道:“按照心理学角度,凶手行事细心有条不紊,指甲痕迹却显凌乱,这应该是女人造成的,她当时应该特别生气,也有可能是被侵害做出抵抗,看看在皮肉中能不能找到凶手的DNA吧!”

“好!”谢楚楚说着,我让她和黄丽玲帮忙把死者翻过来,死者的背后看起来很肮脏,不知道堆积了多少泥巴,桥下的污水是极其浑浊,男尸下去后肯定会被泥土沾染,我忽然发现死者后脑勺的一块皮肉好像有裂开的痕迹,这里不是被指甲划伤的,而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刺了进去。

我拿出夹子夹着里面如同尖刺的东西,没想到拉出来后才发现是耳钉,之前我没有留意过凶手的两只耳朵,还以为他两只耳朵的耳钉都在,结果现在注意到他的右耳才发现,这颗右耳耳钉刺进了死者的后脑勺!

“凶手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此刻刑警队长赵雪静也来到了现场,看到尸体的情况就询问道,赵雪静一袭紧身警服,高挑精致的身材让人想入非非,那英姿飒爽的气势更加是无与伦比,在警队有“少女神探”的称号。

“耳钉刺入后脑勺一定会受到巨大的痛苦,但却不能贯穿脖子,最多只能刺破死者的一些皮肤,或许是当时凶手想折磨死者,但找不到其他凶器,就扯掉了他的耳钉。”说着我发现死者右耳垂的一块肉被扯掉了,当时凶手一定是用力直接从死者耳垂下扯掉耳钉的。

我耳钉放进物证袋,之后如果能在这耳钉上提取到DNA,那情况就好多了。

“大家快去找死者的头!”赵雪静催促道。

“在附近找,希望能找到!”我说。

我在现场调查了一番,发现附近没有线索,不过,让我疑惑的是,死者的头部并没有在这里,因此我猜测,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但现在我没有一点头绪,只能选择放弃,把所有东西带上,我跟着他们上了警车。

回到公安局,尸体先给法医科的人进行下一步的检测,这一点我暂时就不参与了,我来到技术科先让何馨确定死者身份,理论上这种案子应该不难,死者身上佩戴的首饰没有被带走,已经排除财杀的可能性,死者的身份大概会在道上有不少仇家,这样的人理论上是会很容易被人砍死,但我却觉得这次的情况很不一样。

何馨是我在一次意外中收养的女儿,她的技术方面在我们警局是最好的,长得很矮小,喜欢穿萝莉装,梳着马尾,但思维格外民警,黑客技术强悍。

由于凶手很有可能是女人,而且按照伤口的位置,女人的身高应该在一米六左右,能制造这种伤口的女人应该有100斤以上。

我和赵雪静在分析这个凶手的一刻,我对着她做了个凶手的心理侧写说:“凶手为女性年龄在20岁左右,性格内向,体型中等,她躲藏在阴暗的角落,神经有点失常,很容易动怒,衣服脏兮兮的,喜欢捡垃圾吃!”

“这不是女疯子吗?”赵雪静反问。

“没错,难道这只是一起意外杀人案?凶手是因为受到某种**或者逼迫才杀了人,不过她把对方的鞋子都换掉了,如果是疯子应该不能做到如此细心。”

“同感,或许是个女乞丐,现在去排查一下桥洞附近的女乞丐!”

“可以试试,但我觉得她不会留在那里,知道出了事,绝对会逃的,观察一下天网,尽快把此人逮捕!”

我吩咐了一声,很快赵雪静就出发了,配合着警员肥仔高明强和壮汉张大同,加上技术警何馨和冯思宸的帮助,我们很快就锁定了一个女人,她在桥洞附近的一条巷道里躺在地上,附近还有其他的乞丐生活在这里。

高明强在我们警队是最肥的达到150斤,国字脸,一袭漆黑的短发,额头扁平,双眼深陷,嘴唇较厚,按照面相学来说,这家伙应该还是挺老实的,他每次都会在会议上吃东西和开玩笑,但奇怪的是赵队从来都不会责备他。

张大同不怎么喜欢说话,总是沉默寡言身高达到一米九,总是一个人抽闷烟。

在天网中几次看到了她的正面,经过何馨的帮助,我们很快就确定了她的身份。

此人叫赤香松之前是富明市精神病院的病人,几天前逃出病院。

猜你喜欢
  1. 追凶小说
  2. 乔爷小说
  3. 小财迷小说
  4. 龙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