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罗昼 著

连载中 郑邪柳心 反派 大反派

更新时间:2021-07-01 12:51:13
天地何为正气?天地何为魔意?若不能随心所欲,我修这无上大道又有何用?不论天崩地裂,不论生死轮回,从今往后,唯有我郑邪......永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赌约

黑色的世界。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一切都是虚无,只有黑色,只剩下黑色。

唯有一个不停向前行走的身影,而他正是郑邪。

不时之后,没有目的的郑邪停下了脚步,苦闷的望了望周围,随之眉头轻然一皱,似有些许的烦躁,但最后还是化为了无奈。

“喂!你还不出来吗?”郑邪对着上空大喊,语气中充满了气意。

倒是很快,一个苍老且毫无感情的声音,便缓缓的传到了郑邪的耳中:“我一直都在!”

“我说的不是你的声音,我说的是你这个人,是你的身体,你身为生死神,难道还不理解我所说的意思吗?那真是个废神啊!”郑邪情绪略有激动的骂道。

然而生死神依然无动于衷,他只是说道:“在没有弄清楚你为何不死之前,我不会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那你就一直把我困在这里?”郑邪问道。

“我困得只是你的灵魂,而且我也说过了,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放你一条生路,这对你来说不也是一个最好的交易吗?”生死神回道。

“可是我也说了,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我说的是真的吗?”郑邪有些苦涩的说道。

“自然看出来了!”

“那你还纠结**嘛?早就放我离开这里不是更好吗?你又杀不死我,再说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我呢?”郑邪不解道。

“这是我的使命,带走每一个寿元断绝之人,若是无法完成使命,那我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生死神说道。

“哦?”郑邪一疑,但随之便如同想到了什么,眼眸一动,说道:“喂喂喂!这么说的话,你刚才说的要放我一条生路......是假的咯?”

本来郑邪还以为这生死神会解释一二的,却没想到这废神竟是直接说道:“没错!”

这一刻,郑邪俨然冒出了三滴冷汗,他真不知道是该为对方算计而生气,还是为对方的诚实而赞扬了,不过和这废神相处了三天左右的时间后,他倒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废神除了完成使命的想法之外,主要意识特别的淡薄,简单来说,就是没有情绪。

正是如此,郑邪才觉得麻烦,若是对方拥有着情绪,那他还可以在和对方混熟之后,打打传说中的感情牌,可现在,他是真的没办法!

“难道说,我一辈子都要待在这里了吗?”郑邪看了看周围的黑暗,心里陡然升起了一丝悲哀,这让他想到了两年前,自己被周幽封印时的岁月,那是一种孤独,没有能够体会的孤独。

所以对郑邪来说,死亡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开始时,或许有些恐惧,或许有些伤感,但习惯之后,人就失去了意识,慢慢的也就不存在害怕,不存在想法,不存在任何一切,单纯的活着,永久的死亡。

而想到这些的郑邪,突然觉得这个生死神应该也是这种情况,一个人太久,故而失去了所有。

“喂!你这废神!”郑邪叫道。

“嗯?”生死神回道。

“问你个问题!你刚刚说带走每个寿元断绝之人是你的使命,那这个使命是谁给你的呢?”许是觉得无聊,郑邪一**坐在了地上,然后问道。

但这个问题问出后,生死神却是沉默了很久。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郑邪疑惑。

直至这时,生死神才回道:“我从不追究到底是谁给我的这个使命,从我诞生开始,这个使命就一直存在着,而我也一直遵循着这个使命。”

“额?这么说,你是不知道咯?”郑邪再问。

“一定要知道吗?”生死神反问。

“这个......这个......”郑邪低吟,继续问道:“当然要知道,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使命是谁给你的,那么这个使命岂不是没有意义,你单纯的执行一个不知道谁给的使命,难道就不奇怪吗?”

“不奇怪。”生死神依然无任何情绪波动的回道。

“呵呵!还真是个死脑筋。”郑邪有些讽刺的说道。

“死脑筋吗?那我问你,你诞生在这个真玄大陆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这不是生死神想去反驳,而是一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意识,让他问出了这个问题。

而听到这个问题后的郑邪,并没有多想,随即便回道:“诞生在这个世界,自然是为了活下去啊?”

“既然如此,那是谁要你活下去的呢?”生死神再问。

“没有谁,是我自己想活下去,不止是我,在这个大陆上的每个人基本上都是这么想的!”郑邪认真说道。

“若是这样,那么我的这个使命其实与你的‘活下去’并没有区别,因为这个使命就是我‘活下去’的证明。”生死神说道。

“还真是顽固不化,如果按照你这个歪理,那你现在无法取我性命,岂不是相当于完成不了你的使命?岂不是不能活下去了?”郑邪不屑问道。

可生死神却是回答:“没错,所以为了我能够活下去,我必须要找到取你性命的办法。”

“若是一直找不到呢?”

“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看现在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死不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死不了,那你还能做什么?”郑邪再三问道。

闻言,似乎在思索郑邪所说之语,生死神又一次的陷入了沉寂。

“你看,你自己都做不了什么,那你还留着**嘛?还不如放了我!”此刻,郑邪眉头一动,略露喜色,如同找到了一个机会般的诱导道。

只是生死神还是坚决的否道:“不行!”

但这一次,郑邪并没有浮现出失望,反之眸子一转,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要不我们来个赌约怎么样?”

“赌约?”生死神不解。

“没错,正是赌约。”

......

黄字一脉主峰,郑邪所在房间。

如今的郑邪安然的躺在自己的木床上,表面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虽说还有呼吸尚存,可却不知为何,迟迟不见醒来。

“都已经三天了,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坐在床头的陆青儿,看着苍白的郑邪,忧心的喃喃道。

剑三式所受的只是轻伤,在略作调养之后,早已没有大碍,所以在陆离用修为治疗完郑邪的表面伤势后,陆青儿便一直照顾着他。

“师尊说了,小邪子受伤严重,不可能很快醒来,应该还要过一段时间吧!”同样站在一边胖天下,眉头微皱,愁声说道。

“哼,真没有想到,那黎白竟是如此大胆!”说着,陆青儿的眼中陡然闪过了一丝戾色。

“这种垃圾,若非是仗着自己是天字一脉大师兄,以及宗主儿子的身份,估计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胖天下厉声道,似乎还有些许的杀意。

“可惜,偏偏他有这个身份,所以这件事最后恐怕也会不了了之吧!”陆青儿语气厌恶的猜测道。

“的确,我这几天已经听到了风声,就算是师尊亲自问罪,黎白也只是被软禁了起来,并没有过多被处罚。”胖天下回道。

“唉!”陆青儿叹息。

“但许是有着愧疚的,他们让与天刀一战平手的二师弟,也获得了参加黎墨大比第二轮的资格,这就是说,我们最多能有三个人可以参加第二轮比试,可若是除去小邪子......”说到最后,胖天下俨然欲言又止。

“那些人岂会有那么好!”突然,陆离的声音从门外传到了二人的耳中,而随之,他本人也和跟着他的剑三式,轻步走了进来。

“师尊。”

“父亲。”

两人同时唤道。

而这时,陆离先是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郑邪,然后才说道:“想必你们也猜到了,他们其实就是看准了小邪子无法参加第二轮,这才让小剑参加的,所以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什么人数优势......”

“另外有件事我也要跟你们说说......”说着,陆离的眉头陡然皱了起来:“小剑虽说获得了参加第二轮的资格,但是天字一脉的天刀,也一样获得了资格!”

此言一出,在场的三人顿时沉默了起来,剑三式明显是早就知晓了这件事,因此并没有什么异常,胖天下和陆青儿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微微一怔,看来他们应该想到这个结果。

“毕竟这就是平手局的规则,就算是为师也无法篡改......”陆离叹息,无奈道。

“是吗?”默然中,明白了一切的胖天下,却是有了一抹笑容,然后说道:“没事,就算他们用车轮战来对付我,我也会让他们知道,黄字一脉是不可招惹的!”

“不止如此!”可突然,陆离却是摇了摇头。

“还有变故?”众人诧异。

“没错!”陆离有些忧心的接着说道:“这第二轮的规则,在三天前被再度篡改了!”

陆离的声音很轻,可胖天下、剑三式,以及陆青儿的讶色却是很浓。

“说实话,若是车轮战,我也不用想太多,可这次......黎墨宗是真的要绝我黄字一脉了!”陆离悲道。

..................

猜你喜欢
  1. 反派小说
  2. 大反派小说
  3. 魔王大人小说
  4. 妖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