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死对头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死对头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死对头 赵小婉婉 著

连载中 宁知忆邵麟 前夫 重生 死对头

更新时间:2021-05-03 13:42:15
她是尊贵的相府嫡女,奈何错嫁小人,牵害全家,含恨而死!浴火重生,本打算报仇雪恨,却被死对头抢了亲——成了备受宠爱的睿王妃!邵麟:“王妃既然如此关注赫连墨那小子,本王便让他生意失败,仕途不顺,全家倒霉!”宁知忆:“我没有,我不是,我是为了复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7章

邵麟虽疑惑,但也允了。

两人一块往后厨去,宁知忆则是在想着前世看来的药膳食谱。

重来一世,尽管可以提前知晓一些事情,但是这一世较前世有些事情变了,她要确保自己想做的药膳没人提前做出来。

    前世宁知忆知道邵麟,但却从没见过面,更没什么交集,甚至都没人知道邵麟就是皇上最疼爱的弟弟睿王爷。

她以前知道邵麟都是从赫连墨那里听来的,因为在生意这方面邵麟始终压了赫连家一头,赫连墨对邵麟是恨之入骨,有时候还会在背地里咒骂。

但这一世,她不光跟邵麟认识了,还被赐婚。

这一变数,让她不禁担心,万一别的事情也有了变化,她知道的前世的信息,岂不就没用了吗?

进了后厨,各个厨子都在这里等着。

就见宁知忆进后厨各处看了看,翻检了各处材料,又问他们会不会做专门给病人吃或者是调理身体的饭菜。

厨子们互相看了看,都很疑惑,然后一块摇头。

“小的们只简单知晓一些东西不能给什么人吃,也会做一些人参鸡汤鱼汤的滋补,但是这给病人吃的,该做什么?”

他们越说头越低,实在是王爷的眼神太吓人,让他们觉得自己太没用。

宁知忆点点头表示知道,转身便又出去了。

太好了,他们可是邵麟从各处选来的最好的厨子,连他们都不会,那其他地方的人估计也不会。

她可以研制药膳,从这方面开始赚第一桶金。

悦来楼不是花样多吗,她的花样更多,看他赫连家还怎么开的下去。

等从广云轩出来后,邵麟的脸色已经有些黑沉。

宁知忆在想事情,也没注意到。

上了马车,过了一会儿,她正走神,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

她的身子往旁边一晃,正倒在邵麟身上。

两人这般亲近,他身上的檀香香味,也迅速传过来,吓得她赶紧起身扶住了马车壁。

但是还没坐稳,他的手已经伸过来,一把揽住她的腰。

“王爷?”宁知忆吓了一跳,赶紧推他。

但是邵麟笑道:“我是怕王妃你再碰到,所以帮你稳住身子,是不是王妃看我的酒楼里花样不如悦来楼多,便嫌弃本王不够本事?”

他虽笑着,但眉眼间没有丝毫笑意,手也微微用力,带着冷意。

宁知忆有些不舒服,却也不好避开,只能笑道:“王爷,在小女心中,您可真是除了皇上跟我爹,天下最有本事的人了!”

前世邵麟做生意把赫连墨压制的死死的,谁能说他没本事?

邵麟的眉眼弯了弯,但依然没放开她:“哦,王妃说的可是实情?”

这人有时候真跟个孩子一般较真。

宁知忆也笑的温柔:“自是实情。”

邵麟还要再说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怒喝声。

他皱眉问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前面侍卫来禀报,说是在悦来楼门口发生了争吵。

有人来应征做厨子,但是穿的太破烂还赖着不走,被悦来楼的伙计打了。

厨子?

算算日子,该不会就是那位吧?

宁知忆已经先一步掀开前面的帘子出去,正好看见一大一小两个人倒在悦来楼前面,大的紧紧抱着小的,正被伙计打。

真的是他们。

“住手!”

宁知忆跳下车,直接走了过去,没注意到身后邵麟黑沉的脸色。

她声音不够大,伙计都没听见,还在打。

她气坏了直接跑过去:“我让你住手。”

那伙计没注意,一抬手不小心往她的脸来了。

她惊呼一声往旁边躲,但还是慢了一步,这时候一只手正揽住她的腰往后一带,背也撞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她疑惑回头看去,正看到邵麟线条凌厉的下巴。

他冷冷瞥了那伙计一眼,跟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上前,扯住那伙计的手往旁边一扭。

只听咔嚓一声,伙计的手软绵绵的耷拉在身侧。

“啊啊啊啊啊——”伙计捂着胳膊惊恐的大喊,惊惧的看过来。

他已经看出眼前的人不好惹,也不敢再做什么,捂着胳膊往后退去。

侍卫冷冷道:“只是脱臼而已,你自找个医馆接上便是,鬼叫什么?这也是看在你尚未碰到我们王妃才饶你一条胳膊,若是真碰到了,你那胳膊已经跟肩膀分家。”

伙计面色惨白的道谢,退到店里再不敢说什么。

宁知忆回头看看邵麟,轻声道:“多谢王爷。”

邵麟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气什么,但还是搂着她不放。

她甩不开,只好就着这个姿势去看地上的一大一小,确认了就是那两人,便柔声道:“没事了,你们起来吧。”

两人互相搀扶着跪在地上,跟他们磕头道谢。

这两人应该是父女俩,都长得很憨厚老实,手脚粗糙,穿的也是破破烂烂,脸上还脏兮兮的不知道在哪儿沾了灰尘。

便是旁边的路人都要当他们是乞丐,有所嫌弃,但是宁知忆跟没注意到一般,温声问道:“你们为何被打?”

那父亲便说道:“小人是外地人,来京城投奔亲戚,但是亲戚已经搬家,父女俩走投无路便来街上找些事情做,见到他们酒楼要找厨子,便想试试。”

“可谁知道他们见我二人穿的破旧,说我们是叫花子,不光不给机会,还说我撞了客人,抬手便打。”

他说着话的时候袖子滑下去,正露出胳膊上的伤痕。

那伙计下手很重,这就给打出了淤青。

听他说完,宁知忆更确定他们就是后来给悦来楼立下汗马功劳的马一刀和马兰儿父女俩。

上一世也是这般,两人来悦来楼想找份事做,刚好被刚成亲出来走走的她跟赫连墨遇到。

也是她见两人可怜说给个机会,赫连墨刚成亲,愿意哄着她,这才愿意把他们留下。

谁知道这一试,两人真的手艺超绝,不管是什么材料到了他们手里,都能做出绝美的味道。

这两人给悦来楼打出了更响亮的名号,很多外地客商到京城还专门来品尝他们的手艺。

他们不光做饭好,还不藏私,给赫连墨教出来了很多个厨子,让赫连家的酒楼开到了大江南北。

赫连家酒楼能有后来的名号,这两人居功至伟。

只可惜,他们也跟她一样被骗,赫连墨骗他们签了卖身契,把他们捏在手心里,并没有给出好待遇。

这父女俩在不久后,接连自杀,让人唏嘘了很久。

    至于这父女俩自杀的原因,宁知忆当时倒是听到种说法——

猜你喜欢
  1. 前夫小说
  2. 重生小说
  3. 死对头小说
  4. 风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