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狼子算命
狼子算命

狼子算命 九品一局 著

已完结 李天灰雅儿

更新时间:2020-10-26 00:56:14
我刚出生的时候,喝了几天狼奶,我把这头狼当妈,我以为我一辈子见不到她,直到有一个女人过来找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我妈?”

我听了师傅这话,立马吓了一跳,我当然知道我师傅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女人是小时候给我奶水喝的那头母狼啊!

看我脸色发白,师傅立马走了过来,“她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我心中有些慌,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我妈居然来看我了,但是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啊。

我将刚才我妈说的所有话一字不漏的全说给师傅听了,他冷笑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外面。

“人有人道,妖有妖道,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小天好,别再过来了!”

师傅的声音很大,我紧张的盯着漆黑的门外,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在黑暗中我感觉有一双眼睛看了我很久很久,但终于被黑暗淹没,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一天过后,我以为我妈不会再过来看我,门口也再也没有野兔之类的东西,直到有一天中午的时候,村长一脸叹气的推门进来。

因为今天是阴天,我师傅并没有出去,他看到村长进来之后自然站起来迎了过去,我也好奇的走过去。

“唉,村头的陈木匠死了,老李啊,你帮忙去处理一下吧。”

村长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师傅眉头一皱的问,“陈木匠是怎么死的?”

我心中也十分的好奇,这陈木匠我之前偷偷的给他算过命,单单说寿命吧,不说长命百岁,但也能至少活个七八十岁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可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陈木匠应该不到四十。

难道是我算命的本事太差了?

村长脸色有些发白的摇头,“我也说不清楚……”

“村长,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行了。”我师傅说道。

听村长这么一说,我也好奇心大起。

村长犹豫了一下,才颤颤巍巍的说道,“他好像不是自己死的,也不是人杀死的,而是……”

“而是什么?”我紧接着问。

村长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而是被什么野兽咬死的,陈木匠整个心窝都被掏空了,吓人得很……”

我心中一惊,野兽?难道……

师傅脸色一沉,自顾的收拾着殡葬用的东西,跟着村长走了出去,我想跟着去,但我师傅转过头来,脸有些恐怖的盯着我,“呆在店里!记住,如果那畜牲再来了,你就跟她说,她做这些事会遭天罚的!”

说完这话师傅已经走了出去,我呆立当场,甚至不知所措,张木匠又是我妈杀的?

为什么啊?

我妈为什么要杀人?

浑浑噩噩的坐在店里,我都不知道这一个下午是怎么度过的,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而且还是暴雨,我是被这暴雨给惊醒的。

我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

我担心师傅不能回来,所以赶紧的关了店门,拿着家里面的大伞去陈木匠家接我师傅。

其实我更多的是想看看,陈木匠到底是怎么死的。

陈木匠家就在村头,离店里也就一公里的样子,我撑着大伞在路上快速走着,隔老远我就看到陈木匠家灯火通明,在我们这边,人死后三天才能下葬的,所以今天算是第一天。

很快我到了陈木匠家,灵堂就设在他家大厅里,他家不大,所以灵堂看起来比较拥挤,因为今天才发现他死了,所以一切都看上去没什么布置。

陈木匠的尸体在两个长板凳加一块木板放着,上面盖着一快白布,棺材还送过来呢,只能先这样委屈他了,倒是大厅中间已经摆了一张陈木匠的照片。

灵堂里面的人挺少,明天才是来亲客的时候,所以我进来之后,没有看到我师傅,我就快速的朝陈木匠的尸体走去,缓缓的揭开白布。

我就看到陈木匠一张惨白的脸,他眼睛圆瞪,他眼睛里面的瞳孔已经消失了,满是眼白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好像是我害了他一样。

这么恐怖的一幕,让突然看到的我吓了一条,死不瞑目?我感觉双腿都发抖了,但为了知道是不是我妈杀了他,我只能咬牙的继续掀开白布。

这时候,我听到我师傅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天,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让你看店吗?”

背后突然响起声音,让我吓得当场后退了几步,我脸有些发白的看向师傅,手颤颤巍巍的指着陈木匠,“师傅,他眼睛没闭上。”

“哼,死得这么惨,当然闭不上!”

我师傅冷哼了一声走过来,然后一脸认真的问我,“那畜牲过来没有?”

感觉师傅在身边,我才心安了几分,但听到师傅这么说我妈,我心中苦涩,甚至想反驳,但没有底气……妈,你为什么还要杀人啊?

摇头,我是红着眼睛摇头的。

师傅看我没说话,于是说道,“今天先回去,明天好好准备一下,我们上山!”

“上山?为什么要上山?”我感觉师傅的语气不对,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冷意,便是立马问道。

“为什么?杀人偿命!”

我师傅丢下这句话,就接过我手中的雨伞自顾的走了出去。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慌,感觉很慌,师傅要杀我妈了?

脑海中一片混乱,我走到陈木匠的尸体边,一下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我愣住了。

陈木匠整个心窝都被掏出来,好像什么利爪一抓之后造成的,心脏已经没有了,空空荡荡的,就好像我们杀鱼的时候,也要破开肚子,拿出所有内脏一样,触目惊心……

颤颤巍巍的后退几步,看到这种死状,我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崩塌了,妈,真是你杀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但我知道,小时候喂我吃奶的妈,我不能让她死!

回到家之后,我等师傅回自己的房间之后,收拾了一些东西就偷偷的溜房间,朝山上跑去。

路上因为下雨了,变得很滑,而且天很黑,我打着一个手电筒在路上一个人跑,好几次我摔倒在地,但咬牙的认准山那跑。

山就在我们村子后面,但要路过坟地,也就是我们村子里面人死后要葬的地方,因为前几天张叔才死,所以这条路地上有很多的湿透的纸钱,好像木浆一样,这在黑夜之中一路白的延伸过去,让我感觉有些慎人,不禁加快的脚步。

但不管我怎么跑,远处的一个一个小山包,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显,狂风不断的呼呼划着,让一切都显得阴森恐怖。

我紧咬牙关,我师傅说话人刚死的话,魂魄会在附近徘徊,跟师傅这么久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鬼,但是不代表我不信有鬼,毕竟张叔死了没几天啊。

就在我想一口气跑过去的时候,一道极为刺耳的声音划破天空,首先传入我耳中的是一阵“噗呲,噗呲”的声音,然后就是十分诡异的笑声:

“咯,咯,咯……”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起手电筒,就朝声音传出的地方照了过去。

只见一路纸钱的尽头,一双碧绿的眼睛正对着我看,我差点吓得叫出来,却是坟头上有一只头颅大小的猫头鹰正盯着我,还不断的张着嘴巴,好像人一样的发出“咯咯……”的诡异叫声。

我浑身出了一身冷汗,这荒山野地的听到这种声音,真是让我够呛,好在我胆子比较大,不然早就撒腿就跑了。

被这猫头鹰盯得浑身发毛了,我嘀咕了一声,捡起一个石头就朝猫头鹰砸过去。

猫头鹰咯咯了几声,躲避的飞了起来,我摇头的准备继续走,却突然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我刚才扔出的石头好像砸到了一块木板,这坟地怎么会有木板?

我条件反射的将手电筒照了过去,咬牙迈动脚步走过去,灯光照过去,是一个新立的墓碑,上面写着张树全的名字,这不是刚死的张叔的坟吗?

我心中叹了口气,想过去给张叔磕一个头,却看到灯光所照墓碑后面,好像有一个凹陷,不,是一个坑!

我瞪大眼睛急忙跑过去,才发现新立的张叔的坟居然被人挖开,露出里面黑色的棺材,而我刚才扔出去的石头赫然正在上面!

猜你喜欢
  1. 鬼君小说
  2. 靳少小说
  3. 天价妻小说
  4. 虎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