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最强刺客
最强刺客

最强刺客 阿帕奇 著

连载中 秦哲韩心 最强 刺客

更新时间:2020-08-04 12:53:04
“是血?难道我还没死?”秦哲疑惑不止。“不对,这……这不是我的身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出了胡同。

灯红酒绿的街道让秦哲一时间有些恍惚。

在夺得影王的尊号之后,他就一直很少在踏足都市,一心在刺客殿钻研鬼谷一脉的纵横之术,如今在站在这车水马龙的街道,一时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但下一秒。

他又自嘲一笑。

现在的情况,哪里是什么恍如隔世?已经是重活了。

不过能活着。

真的很不错。

路上的行人看到狼狈的像是在垃圾堆里钻出来的秦哲,纷纷嫌弃的选择了避开。

秦哲不以为意。

只是好奇的走到旁边商店的落地窗前,他擦了擦窗户上的水珠,一张略显青秀的苍白面孔倒映出来,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拿出手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喃喃道:“死了七天了吗?你我还真是挺狼狈的,不过还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他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而后向着仁昌医院而去。

仁昌医院是韩家在中海市的资产之一,也是专门为了能够扩展人脉所设立的私人医院,内部的医疗设施在中海市属于顶尖,而且所聘请的医疗团队亦是国内知名队伍。

秦哲进了医院,无视了那些异样的光芒,径直来到了住院部较为偏僻的一间病房。

说是病房,其实也算不上,因为这里本来最初打算是被当做杂物室使用的,只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给搁置了,没有空调,而且背阴面,所以病房里很潮湿,带着一股子霉味,秦哲不是不想安排好的病房,可是囊中羞涩,而且医院里对他这个穷人实在没好感,当然,秦哲也拿出过韩家女婿的身份,只不过换来的是嘲弄,还有韩家几人的唾弃。

老太太穿着厚厚的衣服躺在床上,一脸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哼着儿歌,听见秦哲走进来后,昏花的双眼中闪过亮光,道:“小哲,你这孩子急死奶奶了,是不是又出去玩了?下次可不能太晚了。”

“知道了,奶奶。”秦哲走上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看到秦哲狼狈的模样还有脸上的伤,老太太满脸的疼惜:“又被外面的孩子打了?疼不疼?下次咱不找他们玩了,奶奶陪你玩游戏,你乖乖躺下,奶奶给你找药,一会儿奶奶给你唱歌哄你睡觉,不要哭哟。”

边说着。

老太太变爬了起来,嘴里呢喃着:“药呢,我把药放在哪了?不中用了,药呢?”

“奶奶,不疼。”

秦哲忙起身扶住了老太太,轻声道:“不用擦药。”

“那奶奶给你唱歌听,你躺下。”老太太反手要扶着秦哲躺下,道:“奶奶给你唱你最喜欢听的,让我们荡起双桨好不好?”

“奶奶,你躺下给我唱。”秦哲低声道:“我听着,好不好?”

“奶奶不累,你躺着。”老太太道。

秦哲道:“我长大了,我可以守着您睡了。”

老太太身子晃了晃,而后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床上:“是啊,长大了,小哲还娶媳妇了,奶奶不中用了,不中用了。”

“没有的,奶奶唱歌听,我喜欢听。”秦哲道。

老太太脸上顿时爬满了笑意:“好,好,小哲喜欢听,我就给你唱,小哲不要怕疼,奶奶陪着你呢。”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

听着老太太好似低喃的歌声,秦哲笑了笑,握住老太太的手轻轻按捏着,只没多久的功夫,老太太慢慢闭上眼睛,轻微的鼾声也是渐渐响起,只是时不时的还会有含含糊糊的一两句歌词冒出,秦哲叹了口气,给她盖好了被子,望着老太太睡梦中满足的笑容,低声道:“痴呆症么?没事,我会陪着您的。”

一夜无话。

清晨。

病房外面也渐渐忙碌起来。

而当一阵哒哒哒的高跟鞋脚步声渐渐传来时,坐在椅子上的秦哲睁开了双眼。

他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太太,依旧睡的正香,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很满足,也很幸福。

他很久很久没有这般滋味在心头了。

门开了。

一阵让人舒适的香气传来。

几乎不用回头。

秦哲就知道自己那位妻子来了。

“你还真是孝顺,竟然把你奶奶安排在这种病房。”没有回头,韩心的声音就先是响起,带着浓浓的距离感,还有嘲讽,以及少许的愧疚。

“声音小点,她睡着了。”秦哲道。

韩心冷哼了一声,似有不悦,不过还是压低了声音:“昨天晚上查清楚了,钱本来就是你的,算不得偷。”

边说着。

她提着一些补品走上前,放在桌子上后,看了一眼秦哲身上的伤,淡淡的说道:“这些算是给你遭了无妄之灾的补偿。”

秦哲看了一眼。

大都是一些名贵的补品,他道:“谢谢。”

然后……

又没话了。

韩心微微皱眉。

她有些不适应,因为这不是自己这位有名无实的丈夫应该有的风格才对。

不过在看秦哲那一身狼狈样,眼中闪过一抹讽刺和失望,只认为秦哲是因为被冤枉挨了打而在这里生闷气,当下冷声道:“你出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秦哲微微皱眉。

不过还是起身,轻手轻脚的跟着韩心走出了病房,顺手将病房门带上,这时,他才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妻子。

和韩萱有几分相似,不过比韩萱更漂亮,而且身上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贵气,气质冰冷,让人很容易产生距离感。

“什么事。”秦哲问道。

韩心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看着窗外的风景,少顷之后才是开口道:“两年了。”

“嗯,两年了。”秦哲跟着附和了一句。

结婚已经两年了。

韩心转过身,冷冷的望着秦哲,道:“但显然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忍耐力,爷爷死后的这一年里,你活的猪狗不如,竟然还能忍住不选择自己滚出韩家,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用的,你我永远都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

秦哲只是默默的听着。

他不太喜欢打断别人的话。

韩心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近人情,所以放缓了语气,道:“我知道你在生闷气,凭白无故的挨了一顿打,你心里不舒服,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昨天在电话里说的话并不会因此而收回来,我答应爷爷三年之内不和你离婚,但是我实在等不了了,我已经对你失去了耐心,一个月之后,爷爷的忌日过去,我们离婚。”

说完这些话,她似乎很轻松,像是卸下了重重的担子。

顿了顿。

她又道:“这件事由不得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不过你欠下的三百万赌债,我会替你还上,希望你以后也不要在来打扰我。”

猜你喜欢
  1. 最强小说
  2. 刺客小说
  3. 天降双宝小说
  4. 千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