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是文臻燕绥的小说免费阅读 文臻燕绥是哪本小说主角

发表时间:2020-11-22 04:32:02    编辑:萌果果

487778

推荐指数:10分

《487778》在线阅读

《487778》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487778》,作者“天下归元”创作,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小说精彩内容讲述了: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黑芝麻馅雪媚娘女主VS黑暗食材界泰斗男主。伪傻白甜萌乖女主VS真强迫症处女座男主。文臻遇见燕绥的第一次,被燕绥倒吊在一具上吊死尸的对面——必须对称!文臻遇见燕绥的第二次,黛安芬落入狼爪——借来坑人!燕绥遇见文臻的第三次, 被文臻卖进了小倌馆——礼尚往来。燕绥遇见文臻的第四次,被文臻左右开弓捏了腰......

《487778》 第17章 女官 免费试读

“此乃近纯家传之秘,请殿下恕小女子不能随意奉上做法。”

四面侍从垂头静听,都暗赞这丫头有点胆色。敢在这位鬼见愁面前说不。

闻试勺偷偷瞪过去的眼神如果化为利剑,能捅闻近纯成漏斗,可惜那姑娘半掩颜容,眼皮下垂,愣是不接受他的警告和焦灼。

她嫣然又道:“虽然秘方近纯曾立誓不可传,但为殿下奉佳馔却是近纯一心所愿,可巧再过七日,闻家便要举行一场厨艺比试,以选拔厨艺长才,为皇家效力。不知近纯可有那个荣幸,请殿下前去品尝。”

闻试勺满头的汗,在她话出口的一瞬间,顿时干了一半。

近纯虽然胆大,着实胆大得有勇有谋,他此次带子侄辈上京,就是为了接下来闻家的一件大事做准备,广邀宾客,铺垫人脉,如果真能请到宜王殿下,那不啻于莫大的光彩。

至于殿下提到的美食……

他对近纯有信心!

河鱼面饼,听着便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珍馐,何况,近纯本就有与众不同的能力……

马车里,燕绥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只道:“是吗?”便示意马车继续向前。众人都躬身相送,直至马车远去,闻试勺才抹一把汗,回头瞪视闻近纯:“阿纯,你胆子也忒大了,皇子也敢骗!你知道这位殿下什么性子吗!”

“哪有骗?”闻近纯一笑,半掩的面纱下目光熠熠,她身量不足,年纪尚小,说话却慢条斯理,口齿清晰,“河鱼锅贴吗?我做得出啊?山珍海味,奇禽异兽,哪样我做不出?既然我能做得出,那就不是骗殿下。闻家不缺手艺,现在只差一个能被皇族重新注视的机会,我们得抓住。”

“你就不怕殿下吃着味道不对降罪于你和闻家?”

“所以请家主派人去三水镇打听,是谁给殿下做了这道菜,都是哪些原料,怎么做的,只要有这些,我就能做出个八九不离十,家主您忘了?我最擅长什么?”

闻试勺默了一下,最终还是由衷赞一声,“近纯,你真不愧是我闻家最优秀的子弟。”

是啊,自从父亲离宫后,闻家和皇族关系渐渐生疏,不是近纯反应快,到哪去寻这样好的契机呢。

耽搁这么多年,闻家已经渐趋没落,富贵险中求啊。

闻近纯对闻试勺的赞许,并无得色,只转头久久凝视燕绥远去的马车,弯唇一笑。

阡陌纵横的大地上,行走着燕绥的马车,行走着闻家子弟的雅致马车,也行走着文臻奔向陌生天地的大篷车。

车行一昼夜,蒙田县在望。

文臻算算,其实也不过数百里,放在现代,高铁一两个小时的事儿,然而在这样的年代,就能隔开闻老太太和家族之间的一切牵绊,闻老太太从十八岁离家至今,再也没回去过。

闻家高门大院,位于蒙田县西北角,占地广阔,几近小半个县城,可见豪阔。

进入一排气势恢宏的门楼,马车又走了好长一截,才看见一个巨大的庄园,门口有管家接着,闻四太爷并没有让女眷下车,管家行了礼,也没有多话,只道:“家主刚刚回来,吩咐了,主院客人多,来来往往怕冲撞了,这位易小哥是外男,安排在外院,真真姑娘就住默园,等忙过了这几日,定王殿下经过蒙田,再一路送上京。”

车外闻四太爷的声音似乎有些诧异,“默园?那位置……可不要惊扰了……”

“老祖宗近日喊腿痛,已经多日不出门。近日家中客人甚多,实在是住不下了,也不方便和别人挤。”管家声音平平地道,“稍后小的会和真真姑娘说清楚规矩。”

闻四太爷似乎便放了心,连声道那就好,只是那语调,听来总有些怪怪的。

文臻悄悄瞄了一眼闻近香,她脸上神情像是有些不安,有些心虚……

这一路上,两人作伴,旅途无聊,闻近香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一开始赌气,后来也忍不住半炫耀地提了提闻家的现状,如闻老太太所说,闻家第一代出了个御膳房大总管,后来因为救驾有功成为宫廷总管,品级不高,却因得天子宠幸,烜赫一时,太监无后,便大力扶持自己的几个兄弟,并过继了侄子为后嗣,后来那侄子便成为第二代家主,按照第一代大太监遗愿,每代都会送一个子侄进宫,或从小净身陪伴太子长大,作为皇帝未来的亲信培养,或苦练厨艺,主管御膳房,也因此世代和宫中关系深厚。天子近臣,便利特权非常人可及,代代经营,便积累了庞大的关系网和家产,如今新接任不久的,已经是第五代了。

而近日闻家的忙碌,和送子侄这事有些关联。这一代有些特殊,太子贤明,认为为人主君当爱民如子,无需令人自幼骨肉分离,只为给他作伴,而陛下自幼体弱,精力不济,也长久没提这茬,倒把闻家这样不上不下地吊了许久。

太子的体谅,皇帝的疏忽,对于寻常人家,免于骨肉分离是好事,但对于闻家这种完全靠君主恩泽延续荣耀的人家来说,则会引起失宠无靠的恐慌。如今太子早已成年,再送男丁进宫已经没有意义,而因为此事的拖延,御膳房的位置也已经被人抢先,现在闻家想要送女孩进宫,妃子也好,女官也好,实在不行,宫女也可以。只求能继续停留于皇家视线之中,日后才好徐徐图之。

女子不比男子,总得才貌俱佳才容易得天子青眼,闻家是厨王世家,厨艺自然还得出类拔萃,如此才容易在宫中出头,要满足这三样条件,便是闻家这样的大家族也未必容易,因此闻家特地召集了本支旁支所有的适龄女子,近日正准备好生挑选一番。

闻近香说起这事时,眉飞色舞颇为兴奋,文臻一边替她大力打气一边哀叹脑子真是个好东西,这节骨眼被派出去办事,她还以为自己是个种子选手咋地?

看她那十指,一个茧子都没有,会做个青菜炒白菜她就跟她姓。

然而今日前往默园的路上,闻近香明显失了谈兴,神情惴惴不安,闻四太爷也不比她好哪去,直接没有进园,两人匆匆说了句不要乱走,便逃也似地走了。那个一板一眼的管家,又关照了一句请勿随意外出,留下两个丫头,便也离开。

管家走出内院,闻少宇还在月洞门处等着,忍不住问了一句,“安排在默园当真好吗?老祖宗可是……”

“老祖宗只对美食感兴趣,还得是不一般的美食,咱们家那许多人,也没人能有那个本事引起他的兴趣,更何况,闻真真不会厨艺。”管家笑意恭谨中透着一丝不以为然,“九少爷尽管放宽心。”

闻近香正好路过,听见这句,忍不住格格一笑,道:“哥哥你真是想太多,什么阿猫阿狗住在默园你都要琢磨三天,也不想想那一看就蠢笨的丫头,哪来的那个命。”又拉身边少女,“近纯,你说是不是?”

她身边那位年纪轻一些的少女,抿唇一笑,虽然没说什么,但神色间的轻鄙,比言语还浓几分。

闻少宇想了想也便放心,闻家被定王逼得厉害,只得推说伊脍要术被闻老太太出嫁时偷偷带走,将事端推给闻老太太这一支。为此特地确认过,闻老太太子孙都不擅厨艺,如此可以避免万一闻老太太这边真有谁厨艺高超,得了陛下和定王青眼,将来回头报复闻家。

拿不出食典或者闻真真厨艺不行,那就是闻老太太那一支藏私,与闻家无关。如此定王也怪不到闻家头上,选人入宫的计划也不会受到阻碍。至于定王,那就是闻老太太一家该愁的事了。

“那好,我也是白担心一句,主要近日这园子里争得乌眼鸡一般,我也是怕节外生枝。”

“九少说笑了,都是大家闺秀,不至于的。”管家答得轻飘,面上神情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闻少宇也有些讪讪的。闻家要送人去宫中,打的又是甄选为陛下调理身体的女官的旗子,八方亲友都闻风而动,都希冀一场泼天富贵落在自己头上。女官在宫中服役是有年限的,三到五年放出宫,转成嫔妃的大有人在,再不然好几位殿下也还没婚配,至不济也能指给宗室,闻家自家的女儿更是不甘人后,近几日偌大的宅院热闹得集市一样,不是今天你捞鱼落了水,就是明天她切菜伤了手,测试还没正式开始,已经躺倒了好几位。

闻少宇亲妹子有两个,大妹妹闻近香不擅厨艺,小妹妹闻近纯却是此中高手,是他们这一房最有希望入选进宫的人选,也是整个闻家最看好的种子选手,因此便多上了些心。

只是闻少宇此时想想,也觉得自己多虑,既然闻老太太后代都不善厨艺,这门手艺也不是谁短暂几天恶补一下就能大成,所以闻真真自然只是个过客,等到定王殿下发现她厨艺不佳,说不定下场凄惨也未可知。

闻少宇和管家放心地走了,留下文臻一个人,搬行李,看新居。

文臻有些意外,原本以为这地儿名字听着就高冷,想必也是个冷僻简陋地方,不想偏僻是有些,但简陋绝不能这么昧良心形容,说是园,其实就是两进小独院,院内白石铺地,两明一暗屋子诸般用具齐全,彩漆家具明亮鲜艳,墙头迎春花葳蕤繁盛,灿亮如金,衬出一种簇簇的气氛来。

文臻却觉得这般的热闹和讲究,似乎特意为之,像要告诉人这里并不冷僻一般。

两个丫头有些愚钝,并不像这种大户人家会选**的千伶百俐的婢女,文臻觉得这其中也透着一些刻意。好在她在现代,和三个好基友长年住研究所宿舍,打理自己从来不是问题,她也不指望从这些丫头口中打听出什么来,看院子里竟然有间小小的厨房,里头调料一应俱全,便打发丫头去拿些新鲜菜蔬来,准备自己下厨。

等菜蔬的时间,她立在院子里,看着那些迎春花。

花开得正好,一朵一朵挤挤挨挨,没什么异常,然而在凝足目力的文臻眼里,那些花上面,有字。

墙头开在最下面偏左边第三朵中间的那朵花顺时针数第三瓣上,写着:三呼万岁。

文臻:?

旁边那朵九点钟方向的花瓣上,写着:四喜如意。

文臻:??

上面一朵六点钟方向的花瓣上,写着:一品洪福

文臻:???

487778
487778
天下归元/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487778这书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天下归元为我们奉献这么精彩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