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女主叫云倾男主叫北冥夜煊的小说
女主叫云倾男主叫北冥夜煊的小说

女主叫云倾男主叫北冥夜煊的小说 懒朵儿 著

连载中 云倾北冥夜煊 男主 女主

更新时间:2020-06-15 10:27:13
重生前,云倾被渣男贱女联手背叛,他们害她母,污她名,谋她财,害她众叛亲离,家破人亡,香消玉殒!再次睁眼,她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名门千金,一跃开启怼天日地撕渣男的复仇生涯。白莲花姐姐被盘到跪地求饶,“妹妹,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云大佬坐姿优雅,笑的极美极恶,“玩不玩你,怎么玩你,看我心情。”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倾倾,嫁给我,我会对你好一辈子!”云倾抖手,提刀,用尽全身力气,对准渣男劈了过去,“滚!”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疯狂想嫁的总裁枭少,俊美冷酷,强势狠厉,不近女色,却独独将那朵跌落神坛、声名狼藉的恶女娇花,捧在手心,时时娇惯。“乖一点,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20章

   云倾冷若冰霜地看着陆慕山,几秒钟后,倏然敛了脸上的冷意,挽唇一笑。

    “既然陆爷爷开了口,那我自然是不能再计较了,只是陆爷爷,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

云倾的意思,陆慕山怎么会听不懂?

陆承对云倾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了。

旁的先不说,单就毁婚宴一件事,对于一个单纯柔弱的女孩子来说,就已经是毁天灭地的打击。

虽然外界传闻是云倾“滥-交”在先,但陆慕山是什么人,怎么会看不出这其中的龌龊?

云家的内部争斗,不值得他过问,云千柔有云家做后盾,做了陆家的儿媳他也乐见其成。

但就陆夫人今天有些歇斯底里的表现看来,明显云倾现在的价值,比云千柔更高,甚至可能跟她母亲的家族有关。

还有云倾背后那个神秘的,为她花了五亿买钻石的男人......

无论出于哪方面考虑,今天出现在陆家的云倾,都有资格让陆慕山亲自开口留下她。

陆慕山冷眸瞥了眼脸色僵硬的陆承,苍老的眼睛里掠过一道失望,也笑起来,“倾倾放心,陆爷爷看着,自然不会再让任何人敢欺负你,星阑,带倾倾到爷爷这里来。”

陆星阑朝着云倾走过来,微微弯腰,伸出手,一个恭请的姿势,“云倾小姐,欢迎你来陆家做客,请。”

云倾微微一笑,踩着高跟鞋,优雅地朝着主位席走了过来。

现场宾客们震惊又沉默地看着这个声名狼藉,一无所有的少女,竟然被陆家以上宾之礼请了回来,一时间都被震得说不出话。

经过云千柔和陆承身边时,云倾停下了脚步,微微偏头,微笑,目光极冷,“让我滚,你们也配?”

作为云氏最尊贵的大小姐,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从来都只有旁人来见她的份,她从小到大都没登过几次别人家的门。

陆承居然敢让她滚......

云倾眯了眯美眸,在心里又给这对狗男女狠狠记了一账,冷笑一声,朝着高台之上走了过去。

云千柔本就承受着身体脚上双重疼痛,被云倾用力一撞,骤然吃痛。

云夫人正用吃人的眼神剜着云倾,没有注意女儿,一时不察,云千柔再次丢脸地跌到地上去了。

但这一次,却没有任何人站出来为她讨公道,指责云倾。

云千柔孤零零地倒在地上,没有喊也没有哭,抬起头,仰视着云倾逐渐远去的背影。

那纤细清瘦的背影,既绝美倾城,又高高在上。

对比她一身狼狈,跌落在地的模样,犹如云泥之别。

云千柔垂下头,长长的头发散下来,遮住了她眼底的狰狞与怨毒。

陆承今日接二连三地在云倾手上吃亏,先是被母亲打,之后又被父亲打,就连老爷子都对他失望,可想而知脸色会有多难看。

他听着云倾的话,看着云倾逐渐走远的背影,心底涌上一阵阵的心惊与陌生。

这真的还是那个对他唯唯诺诺,一直追在他身后粘着他不放的云倾吗?

陆父沉着脸,冷眼看了儿子一眼,转身对着现场众多宾客说,“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大家多见谅,接下来的喜酒,众位多喝几杯。”

众人都点了点头,视线若有所思地看着云倾,便三三两两结伴散开了。

陆父看着陆夫人强压着怒气的脸,丢了一道冷厉的眼神给陆承,蓦地转身朝高台上走去,“今天是老爷子的寿宴,谁要是在敢闹出点儿事,别怪我不客气!”

“来人,带云大小姐去休息!”

落下这么一句,陆父就离开了。

云夫人将云千柔从地上扶起来,看着女儿满身伤痕的模样,又怒又心疼,刚要开口辱骂云倾,被云千柔先一步掐住了手。

云千柔睁大眼睛看了眼陆承,眼眶发红,眼中凝聚了水光,转瞬间又低下头,梨花带雨般地吸了吸鼻子,低泣着说,“妈,扶我去换衣服吧......”

陆承看着云千柔一瘸一拐地背影,满身都是隐忍委屈的痕迹,心底一疼,恨不得将她搂入怀中好好怜惜安慰。

他脚步一动,下意识就要追上去,耳边却骤然传来陆夫人压低的怒喝,“陆承,你给我站住!”

陆承身体骤然一僵,回过神,只能怔怔地看着云千柔走远。

陆夫人看着儿子一脸情根深重的模样,恨铁不成钢到了极点,她扶了一下肩上的皮草,踩着高跟鞋转身朝着楼梯上走去,“你跟我来!”

云倾修身立在高台上,雪白的手上执着一杯红酒,看着陆承跟云千柔离开,漂亮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陆星阑站在她身边,见此情景,皱了皱眉,还是出声,“云倾小姐,你不要难过......”

云倾慢条斯理地抿了口红酒,眯起眼睛,笑了笑,“我一点儿都不难过。”

陆承有什么资格让她难过?

能为陆承难过的云倾,已经不在了。

云倾垂下纤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冰冷与怜惜。

这样的情景,几乎过去的每一天都在上演,亲眼看着心爱的男人为了抢走自己一切的女人,一次次地忽视伤害自己。

陆承与云千柔,就是这样狠毒地凌迟着云倾的心,一点点地彻底摧毁了这个柔弱善良的女孩。

云倾忽然觉得心脏的位置有点儿疼,她将手上的酒杯放在桌子上,对陆星阑点了下头,“我出去透个气。”

陆星阑盯着她远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了,才缓缓地垂下了眼睛。

那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所以......不要再为他伤心难过了......

云倾走出宴会大厅,来到花园一个偏僻的角落,将手按在心脏的位置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低下头,看着心口的位置,低声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他,但那样的男人,根本配不上你的喜欢......”

她话刚说到这里,忽然一条修长的手臂从身后穿过,搂住了她的腰。

云倾目光一冷,刚要挣扎,就听到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不舒服?”

猜你喜欢
  1. 男主小说
  2. 女主小说
  3. 萌妻小说
  4. 陵总小说